何雨柱看着许大茂要走,当下上前一步怒道:“许大茂,你放不放棒梗,不放棒梗,信不信我打你?”

“你打,我可问过了执法者了,打人也是犯法的,你敢打我一下,我就报案,到时候也送你进去!”

许大茂下意识的一怂缩起肩膀,随后想到今天方承宣报案的举动,又挺直肩膀。

“傻柱,以前我都是懒得跟你计较,你打了我,我才没有收拾你,现在你敢动我一下,我就报案,不信你试试。”

何雨柱拳头都举起来,却落不下去,许大茂问打人是不是也犯法的时候,他也在旁边。

四合院这一群被三个大爷把控着的法盲们,因为方承宣一个报案的举动,忽然间有了些许法的意识。

许大茂冲着何雨柱哼了一声,带着娄晓娥离开。

大院里的人今天晚上看了一出一出,简直颠覆了人生观。

大家悄悄瞥了一眼一大爷易中海,又瞥了一眼何雨柱,最后目光落在长得白皙好看,身材丰满火辣的秦淮茹身上,那眼神能谱出无数的猜测。

方承宣这边哄睡了方怜云,一时睡不着坐在门口纳凉。

张阳德开完全院大会回来,看到方承宣便走了过来:“方承宣,你今后小心些,傻柱最是护着秦淮茹,怕是他要报复你。”

“报复,怎么报复?打我还是损毁我的财务?何雨柱胆敢找我麻烦,就别怪我不客气。”方承宣轻轻一笑,递过去一把瓜子。

张阳德坐在方承宣一旁的凳子上:“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之前来的时候,以为祖爷爷会把轧钢厂的工作岗位给我,如此养怜云也是够的,那曾想祖爷爷把岗位给卖了,这不一时钻了牛角尖,以后不会了。”

方承宣磕着瓜子与张阳德闲聊着。

“张大哥,我对四九城不是很熟悉,我会点厨艺,因为来自乡下,有点渠道能够采买各种物资,不知道张大哥有没有门道给我找份工作?”方承宣给张阳德空了手中,再抓一把瓜子,笑着问道。

张阳德笑着将瓜子装到口袋,“如今的工人岗位几乎都是一个钉一个卯,没有那么好找,不过我会帮你留意。”

“那就多谢张大哥,我明天回去什刹海钓鱼,到时候钓到鱼,给张大哥一条。”方承宣勾唇浅笑,一脸温和。

张阳德眼睛一亮,“兄弟放心,我明天去厂里找厂长问一问,你祖爷爷在厂里有点面子情,说不定厂长会给你安排个工作。”

“那就太谢谢你了,要是真因此有了工作,我一定做一桌菜感谢张大哥。”方承宣笑着,又掏出一把瓜子。

张阳德笑着双手接过来,开心的装到口袋:“行,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傻柱不好惹,你小心一点。”

方承宣笑着点头,目送张阳德离开,才搬起凳子往屋子里走去。

走着走着,他勾唇一笑:“工作的事情,张阳德如果真的找厂长说一说,怕是有百分之七十的几率能成。”

回了正屋,方承宣看了一眼小丫头,给她盖好被子,洗漱一番上床睡觉。

穿越第一天,还是不太适应,辗转到凌晨,方承宣才睡了过去。

随着院子越来越吵闹,方承宣扑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方怜云,团成一团蹲在自己床前。

“忘了你了。”方承宣嘀咕一声,连忙坐起来,以床里面的箱子做遮掩,拿出一盘鸡蛋糕。

“怜云饿了吧?是大哥的错,睡过头了,来先吃点鸡蛋糕垫垫肚子,大哥去做饭。”

方承宣以手遮口,打了个哈欠,起身穿戴整齐,洗漱的时候,叫来方怜云一起洗漱,然后走到厨房。

先是将米饭蒸上,从空间里拿出一条鱼,做成鱼丸,陪着蘑菇油麦菜冬瓜炖成一锅,又炒了个西红柿鸡蛋,等做好照顾方怜云吃过后,他找出家里的饭盒,提着做好的饭菜,牵着方怜云的手,朝着同住后院正房的聋老太太屋子走去。

“聋老太太,我是方承宣,带着怜云来看你了。”方承宣提着饭盒笑着走进来。

方怜云与聋老太太熟悉,一进门就朝着聋老太太走过去,掏出藏起来的一个鸡蛋糕,伸长胳膊喂聋老太太:“祖奶奶吃。”

方承宣将饭盒打开,里面一盒鱼丸炖菜,一盒西红柿鸡蛋,全部都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聋老太太,我跟怜云两人也吃不了多少,这些是专门来给你的。”

方承宣看着坐在一个黑色雕花拔步床上的聋老太太,仔细打量。

聋老太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却盖不住慈祥之色,一看就让人觉得是个和蔼的老太太。

他带着方怜云走进屋时,眼中满是惊讶。

“你小子不钻牛角尖了?”聋老太太看着桌子上的饭菜,鼻子动了动,眼里更加惊讶。

方承宣笑了笑:“让您见笑了,说实话,我今天来,也是有件事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