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承宣来到什刹海。

这边坐着不少垂钓人,他寻了一个稍微偏一点的地方坐下,把水桶放在身边,打开早先准备的小院商城出品鱼饵。

把鱼饵串上,他甩手把鱼竿抛出去。

这一幕,并没有引来什么人的注意,然而很快,一条黑鱼就上钩。

方承宣捏起鱼饵串上,再抛出鱼竿,不一会儿一跳草鱼被钓上来。

只要下饵,方承宣就能钓起来鱼,一条两条三条。

方承宣干脆把鱼扔在旁边的地上。

很快,就有旁边的钓着诧异的看过来。

不少人开始往他身边聚集,他继续钓鱼。

一盒鱼饵有一百个个,这一盒鱼饵还引来了不少水中本身的鱼饵,但方承宣不缺鱼,并不打算撸水中的鱼,很快奇异的一幕出现,一旦他抛竿,鱼饵入水,水中的鱼就蜂拥而上。

“小伙子,你这鱼饵,很厉害啊!”一个穿着中山装,龙马精神的老者望着方承宣身旁的鱼饵,眼中满是馋意。

方承宣有轻微社恐,闻言,轻轻一笑。

身边的人聚集的很多了,方承宣掏出一张白纸,白纸上毛笔写着一段话。

“小子暂无工作,长辈去世,家中还有一个妹妹要养,各位叔叔婶婶们垂怜,送鱼,鱼不要票,大的一条五毛,随意给票,一条三毛。”

有人念了出来,方承宣脸颊红了一下,故作淡定。

没有办法。

现在不允许投机倒把,光明正大的卖鱼,一定会被收拾,他写送鱼,聪明想要鱼的人,自然送票送钱。

“噗嗤!”

旁边馋鱼饵的老者忍俊不禁笑出声。

“小子,送大爷一条鱼。”老者掏出五毛钱丢在方承宣干净的水桶,提了条鱼回自己的水桶。

一条鱼市面上一斤三毛,这里的鱼最少三四斤,五毛绝对赚了。

你一条,我一条。

方承宣钓出来的五十条鱼,就全部售卖一空。

他整理了下,粮票,布票,肉票,糖票,鸡蛋票……

然后就是钱,五毛,三毛,一大堆毛票。

数一数,一堆鱼,他买了足足二十二块钱,快赶上厂里工人一个月工资。

把钱装入口袋,方承宣又钓了两条黑鱼放到水桶,收拾东西准备走。

“小子……”

刚要走,一直守在方承宣身边的老者忽然开口。

方承宣对老者印象很好,因为正是老人那一笑,那一句送你五毛,大家才纷纷有了动静。

老者身上穿的中山装,看着旧,但是做工却十分的精致,针脚很密,一双眼睛透着睿智,笑容和蔼包容,他身边还跟着一个青年,青年冷着脸,气息冷硬,站起来时,如同一根比直大白杨。

“大爷,刚才谢谢你。这一盒鱼饵送给你。”

方承宣俊眸淡淡,把剩下的鱼饵递过去。

老者眼睛微微瞪大,刚想说什么,送了鱼饵的方承宣已经加快脚步赶紧走了。

老者手中拿着鱼饵,看着方承宣的背影,一时愣怔。

“我长得很吓人吗?”老者看着拿到加快脚步飞快离开的背影,回头望向身边的青年。

青年似乎也被方承宣逗笑:“那青年是个内敛的性子,怕人。”

老者一想,点头:“也是,不然也不会写出那么一段话来,不过那字,不错。”

这边,方承宣朝着四合院走去,路上经过红星小学,脚步一顿。

“咦,方承宣,你这是去钓鱼了?”

在方承宣蹙眉思索时,一道声音响起,三大爷阎书斋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

“嗯,去钓鱼了。”方承宣淡淡应了一声。

想了想问道:“三大爷,现在有那种给孩子启蒙的班吗?”

三大爷阎书斋看着方承宣水桶的鱼,眼里全是算计的精光,一笑:“你想送怜云那小丫头上学?”

方承宣点点头:“嗯。”

“哎呀,这个啊……”三大爷阎书斋装模作样了一番,继续道:“现在没有原来那种启蒙了,都是六岁后送学校上一年级,怜云今年才五岁,年纪不够。”

方承宣眨了眨眼睛,淡淡问:“三大爷有办法?”

“三大爷就是学校的老师,说一声这是我邻居家的孩子,也就进去了。”三大爷阎书斋笑着说,眼睛却跟着跟着瞥向水桶里的鱼。

“那就麻烦三大爷了,如果三大爷能安排今年怜云上学,我给三大爷家连续送三天鱼,水桶里这么大的。”方承宣轻笑。

三大爷阎书斋也不是什么好人,算计来算计去,最爱占人便宜,不过他方承宣的便宜可没有那么好占。

三大爷阎书斋眼睛微微瞪大,“你小子,三大爷办事你放心。”

说着,伸手就要去抓鱼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