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承宣回了房间,放下水桶与鱼竿,将黑鱼炖上,又炒了个韭菜鸡蛋,做了个糖腌西红柿,煮了花生米粥,热了馒头,打算先去接方怜云,同时把聋老太太也请过来一起吃个饭。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迎面走来的一大爷易中海。

“一大爷。”方承宣眼睛轻眨,淡淡喊道。

一大爷易中海点点头,看着脸孔淡淡,看不出去情绪的方承宣,抿了抿唇,走来路上满腔的话,一时之间一句都用不着。

“一大爷有事?”方承宣眉梢讶异的挑起,望着来了却沉默不语的一大爷易中海。

一大爷易中海回过神,以手握拳放到唇边,清了下嗓子,“方承宣,听说你打了贾张氏?”

方承宣点点头,语气平静:“嗯,贾张氏口出恶言,我就给了一巴掌。”

一大爷易中海眉头顿时皱起,声音跟着沉了沉,“方承宣,你怎么能对长辈动手?”

“一大爷这是来给贾张氏出头的?”方承宣唇角轻勾,扬起一抹讽刺。

一大爷易中海看着那笑容,眉头紧拧:“方承宣,打人是不对的,贾张氏再不对,也是长辈,你怎么能动手?”

方承宣忍俊不禁嗤笑了声:“贾张氏算我哪门子的长辈?一大爷觉得我打人不对,怎么不去说说贾张氏骂人不对?”

说完,他唇角挂着似笑非笑,倾身低语:“还是说,一大爷你大晚上接济秦淮茹,把贾张氏都接济成岳母来了?”

一大爷易中海眼中猛地流露出惊恐之色,仰起头,满脸震惊:“你,你……”

结结巴巴半天,一大爷易中海沉下脸呵斥:“你,胡说什么呢?方承宣,都是一个大院的,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方承宣不在意的笑笑,点点头:“是的呢,所以一大爷,都是一个大院的,有些头,可也不能乱出。”

一大爷易中海一噎,心跳如雷,砰砰砰的血液都跟着沸腾翻滚,一双眼睛盯着方承宣,想看出些什么,但什么也看不出来。

“吭,你打贾张氏这一点,贾张氏也有错,我会说贾张氏的,此事就到此为止。”一大爷易中海丢下一句,转身就走,背影看着狼狈仓惶。

方承宣冲着一大爷的背影,冷哼一声,往聋老太太的院子走去。

一边走,一边暗想,剧情中一大爷晚上接济秦淮茹,大家都说细思极恐,但到底真相如何,谁也不知道。

但看今天一大爷易中海的反应,呵,还真是不能细思。

“聋老太太,我回来了。”方承宣走到聋老太太门口,敲了敲门走进去。

“哥。”

方怜云一看到方承宣,立刻扑过来,想抱又还有点不敢站在方承宣面前。

方承宣笑了笑,弯腰把方怜云抱起来,揉了揉头,然后转头看向聋老太太。

“聋老太太,我回来了,钓了两条黑鱼,你今晚在我那吃饭吧!”方承宣抱着方怜云走向前,将手中提着的鸡蛋糕放到聋老太太桌子。

聋老太太看着方承宣提过来的鸡蛋糕,眉头一拧,“你小子,还要养活自己与怜云,少大手大脚的。”

“您放心,我心中有数,今天去什刹海钓鱼,可钓了不少,同钓鱼的大爷们,见我鱼钓的多,送我不少票与钱。”方承宣淡淡解释一句。

聋老太太看着方承宣,见对方眉眼端正从容,一副胸中自由沟壑的模样,点了点头:“你是个有成算的!”

“饭菜我已经坐好了,您若不愿意过去,我一会儿给您送过来。”方承宣眉目淡淡。

聋老太太点头起身:“好久也没有出去热闹了一下,罢了,今天就去你那热闹一下。”

方承宣笑笑,抱着方怜云,走在前面引路,回了屋子,就把饭菜都给端上来。

“嘶,你这小子,一顿晚饭而已,你还搞出四个菜。”聋老太太眉头再一拧,觉得方承宣小子太浪费,不会持家了。

“您就放心吃您的,我既然敢做,自然是不怕的。”方承宣淡淡一笑,也不多做解释。

聋老太太抬眼看方承宣不说话坐下,方承宣放下方怜云,开始盛饭。

“祖奶奶吃,哥哥做的饭菜好好吃。”方怜云眼睛亮的如同小狗狗一样,却规矩的没有先动筷子,而是望向聋老太太。

聋老太太点点头,伸手拿起筷子,“嗯,你大哥的厨艺,不输傻柱!”

聋老太太一动筷,方怜云才动筷,方承宣准备了一副公筷,给老太太夹了一筷子鱼,“这鱼我专门片了的,没有刺,您多尝尝。”

“好!”聋老太太点头应道。

三人都开始吃饭,饭桌上并不热闹,但方承宣时不时拿起公筷给聋老太太添一筷子鱼肉,给方怜云夹一筷子西红柿,倒也显得温馨。

正吃着,门口放着的木凳被人一脚踹了进来。

砰的一声砸在地上,一道暴露的声音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