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承宣端起热水壶,给张阳德倒了一杯茶水,笑道:“厂长答应了?怎么说的?”

张阳德爽朗一笑,眉目飞扬,“厂长说,方爷爷临去世前,有找过他,让他帮忙给你安排一个工作,只是一忙给忘记了,刚好我提起来,就说让你明天去厂里面报道。”

方承宣轻轻眨了眨眼睛,点点头:“原来如此,多谢张大哥。”

说着。

他起身走到厨房,拎起一条鱼递给张阳德。

“张大哥,说好了,你帮我问一问,我送你一条鱼,这条鱼你带回去让嫂子做,至于饭菜,等我上班后休假,我特地做一桌,请你吃饭。”

张阳德看到鱼,眼睛一亮,笑容灿烂,“哎呀,你小子也太客气了,大家一个大院的,我就帮你说说。”

方承宣看着说都不好意思,飞快伸手接过鱼的张阳德,淡淡笑着。

“明天一早,我带你去厂里见厂长。”张阳德提着很有分量的鱼,眉眼里全是喜悦。

方承宣点点头:“嗯,麻烦张大哥了。”

亲自送张阳德走出大门,目送对方离开。

他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长长一叹,“原身终究是自作孽了,不然再等一等,或者主动找一找居委会主任,怕也不至于因为一个工作钻牛角尖!”

准备回家时,方承宣余光一扫,看到一抹瘦瘦小小,手中拖着一个麻袋的身影。

那是大院人口中邹奶奶的孙子,名字叫邹长安,是邹奶奶拾荒时捡到的孩子,今年五岁,祖孙俩相依为命住在后院的一间耳房。

“是长安啊,你过来一下。”方承宣心中叹了一声,到底过不了心里那道坎,抬手招了招。

邹长安眨巴着一双因为瘦削,显得大大的眼睛,怯怯走到方承宣面前,拘谨的站着:“方哥哥。”

方承宣点点头,走到屋子里,将今天晚上剩下的饭菜,统一拨到一个盆里端出来。

“大哥哥家吃剩的东西,还算干净,你跟你奶奶不介意,就带回去吃。”

方承宣将瓦盆往邹长安的怀中一塞,小家伙一把抱住,怔愣的看着盆里面的鱼肉,西红柿,韭菜鸡蛋,眼睛瞪圆。

“不,我不能要,方哥哥家也不容易。”邹长安摇了摇头。

方承宣眼神变得温和,“你不要,我跟怜云吃不了,你不要,也是要丢掉的。”

邹长安的眼睛瞪大,这么好的饭菜,还有肉,有鸡蛋,要丢掉?

“好了,哥哥要回去休息了,你也回家吧。”方承宣抬手想要摸摸邹长安的头,动作停在那发油还不知道沾染什么的头发,不自然的移开手。

邹长安望着盆里的鱼,咬着嘴唇发馋,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回家吧。”方承宣说了一句,回房间洗漱一番休息。

翌日清晨。

方承宣随着闹钟一早醒来,洗漱穿戴整齐,做好饭,叫方怜云起来。

提着饭盒来到聋老太太门口敲门:“聋老太太,我是方承宣,您醒了吗?”

聋老太太看了一眼天色,“醒了,门没关,进来吧。”

“老太太。”方承宣走进来,将手中的饭盒放下。

“这么早,你就坐好早饭,这是要出门?”聋老太太从来都剔透,一看饭菜,再看还迷迷糊糊的方怜云,就明了了。

方承宣笑着将饭盒打开,露出里面的花生红薯粥,荷包蛋,水果片,以及一道酸辣土豆丝,笑道:“老太太,昨日我拖着张大哥帮我问了问轧钢厂看有没有什么工作,轧钢厂厂长让我今天就过去上班,说是祖爷爷之前就说过,不过厂长给忘记了,今天让我过去上班,我想着请您帮忙照看怜云一下。”

“等我下了班,我去外面找一找,看能不能请一个保姆回来。”

方承宣站定,笑着揉了揉方怜云的头。

找保姆是一定要找一个,他到底是大男人,不好照顾一个女孩子。

“有工作了,那是好事,怜云你放在我这里,我给你照看。”聋老太太思量了下,最终颔首。

方承宣点点头,又掏出五块钱以及一张粮票递给聋老太太,“老太太,中午我可能不方便回来,您拿着钱带怜云去外面吃。”

“怜云能吃多少,到时候你一大妈过来送饭,我分一些就行。”聋老太太摇头拒绝。

方承宣把钱与粮票放到桌子上,“老太太,您就收下吧,您也吃点好的,听说饭馆的师父烧的红烧肉一绝,正好您带怜云去尝尝。”

聋老太太看着方承宣温和却强势的一面,笑道:“你这小子,行,那听你的。”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呼唤:“方承宣醒了吗?”

“醒了。”方承宣回了一句,然后看向方怜云,蹲下身子平视她,“怜云,哥哥要去上班了,晚上才回来,白天你跟着祖奶奶玩,你乖,晚上哥哥回来给你带橘子水。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