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阳德抬手一拍方承宣的肩膀,“好小子,有你的,一来就成了食堂经理。”

方承宣轻笑:“哪是我的能耐,是何雨柱罢工,厨房实在缺个人管理,杨厂长才让我临时接了担子。”

张阳德眼中仍是羡慕嫉妒,“那也是你的撞到了,食堂经理,一个月五十,而且还清闲。”

方承宣淡淡道:“哪里清闲?何雨柱与我不对付,食堂里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惹的我头疼呢!”

两人说这话,张阳德有心打探一下方承宣到底怎么当的食堂经理,但方承宣口很紧,并不多说。

这边,胖子一头扎出轧钢厂,朝着四合院跑去。

“师父,你可要帮帮徒弟。”胖子一看到何雨柱,一脸委屈的嚎道。

何雨柱坐在屋子里,喝着小酒,吃着花生米,闻声回头:“你怎么来了?发生什么事了?”

胖子磨磨牙,恨恨的握拳捶桌:“师父,那方承宣太过分了,我不过是为师父你出出头而已,他就告状杨厂长,把我调去扫厕所,师父,你再不回去,怕是后厨都要没有你的位置了。”

何雨柱手一顿,花生米噔噔掉在桌子上,“我走了,后厨没出问题?”

胖子摇摇头:“没有。”

何雨柱脸色顿时一沉,眉头拧的成川字,“方承宣怎么知道后厨运作?谁告诉他的?”

胖子回忆了一下,“师父你走后,方承宣叫刘岚出去了一下,该不会是刘岚?”

何雨柱拧眉,手无意识捏着一粒花生,“不急,方承宣他算个什么东西,后厨里的事情多着呢,且等着,他校长不了几天。”

胖子看着何雨柱黑沉沉的脸色,抿抿唇:“师父,要不你先回后厨,我被调去扫厕所,要是没有师父的话,我怕是回不到后厨。”

何雨柱摇摇头:“这事不急,只要有师父在,少不了你,你先干几天别的。”

胖子抿了抿唇,欲言又止,“那好,我等师父,师父可别忘记我了,要知道你徒弟里,可只有我为你抱不平,马华现在可还都好好的!”

何雨柱眼睛里顿时压下一抹不愠:“放心,你的心,师父知道的。”

等胖子离开,何雨柱是再也喝不下小酒,眉头深深的拧起来,下一刻,刷的站起来,门也不关,朝着轧钢厂走去。

另外一边,刘岚得了个选人进后厨的差,满心都是不解,趁着无人,她悄悄找上了李厂长。

“老李,你说方承宣这是什么意思?”刘岚百思不得其解,直直看向李厂长。

李厂长拉住刘岚的手,把人往怀中一带,笑道:“别管他什么意思,他让你安排一个人,你就安排一个人。”

刘岚依偎在李厂长怀里,手指扣着李厂长的胸口:“可我就是看不懂方承宣什么意思?”

李厂长抱着刘岚亲了一下,“第四食堂,因为杨厂长需要傻柱做菜的缘故,这个食堂经理,本应该是傻柱,但是傻柱那傻愣性子,不是经理都不把杨厂长放在眼中,杨厂长怎么可能把人安排上去?”

刘岚眼睛瞪圆,“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李厂长看着不聪明的情人,笑笑:“因为你跟我的关系,而我想第四食堂的经理是我的人,方承宣虽然有杨厂长的认命,但是如果我不想他当,他也别想当,知道你我的关系,又把选人交给你,不过是在通过你,像我示好呢!”

刘岚眨眨眼睛,“这下面居然有这么多弯弯道道?”

李厂长低头看向刘岚,“你藏不住话,出去后,不要胡说,方承宣能第一天来,就知道杨厂长需要傻柱做菜,知道你与我的关系,此人不好惹,怕是收拾了你,你还不知道是他收拾的。”

刘岚起身坐直,眼睛微微睁大:“天哪,方承宣有那么厉害吗?看着也不过才二十二岁,而且说话不疾不徐,温和有礼,半点看不出厉害。”

李厂长一笑:“没点本事,你敢接下食堂经理这个担子?不厉害,能第一天就把傻柱的徒弟胖子弄出后厨?”

说完。

李厂长冷笑一声,“等着吧,只要轧钢厂后厨还有方承宣,傻柱一个不好,也得滚出后厨。”

刘岚抿唇,嘴巴微微张大,她是大嘴巴,但是她知道李厂长的能力,于是点点头:“我知道了,我在后厨对方承宣客气一些。”

李厂长抱着刘岚,温存一番后,穿戴整齐,提醒道:“后厨临时安排的人,你可以安排你家的人,让他勤快一点,好好听方承宣的,说不定未来能转正。”

刘岚眼睛一亮,急切问道:“真的,方承宣有这能力?”

李厂长点头:“方承宣得了姓杨的赏识,一句话顶一句话,而且我在帮腔一两句,事必成,还不会让人怀疑到我身上。”

刘岚一下子高兴起来,她一直都想把自己弟弟安排进来,但是李厂长一直都说没有机会,现在倒是托了方承宣的服。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