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方承宣顿时惊讶的动作一顿,满脸都是错愕,眉头也跟着拧起,望着张阳德。

“何雨柱被执法者抓了?”

张阳德细细打量方承宣,满眼都是狐疑:“你真不知道?”

方承宣淡淡摇摇头:“今天我上班第一天,杨厂长还让我后面为几个领导做晚宴,我哪里去知道轧钢厂外面的事情?”

说话间,两人继续往前走,张阳德吃力咬牙,扶着许大茂说道:“具体情况也不知道,听说是打架被抓,被执法者用手铐给铐走的!”

方承宣俊眸轻轻眨了眨,随后一耸肩,“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不管这些,张大哥,你想吃什么?我去买一点回来,你先送许大茂回去。”

张阳德馋的舔了一下唇,嘿嘿笑道:“好久没有吃肉了,要是有肉就行!”

“我知道了,我去买点排骨,五花肉。”方承宣微笑着淡淡道,他到不吝啬一些吃的。

张阳德连忙点头,脸上高涨的热情,“你去吧,许大茂我送回去。”

方承宣转道前往鸽子市,随意转了一圈,等回来时候,手中刚已经提着两斤五花肉,两斤排骨,一条黑鱼,路过商店时,进去又买了一瓶写着芝麻官的白酒,两瓶橘子水回四合院。

回了四合院,方承宣就开始忙着做菜,凉菜热菜,他比着做席面来。

刚做好菜,就看到张阳德从外面探颈进来,“好香啊,方承宣,我单知道你厨艺好,没有想到你厨艺这么好。”

张阳德夸奖着走进来,看着桌子上的饭菜,眼睛那叫一个闪闪发光,喉结也是不断上下滑动。

“张大哥,你坐一下,我去给聋老太太跟怜云送晚饭。“方承宣一手提着四个饭盒,端着一碗菜,一手捏着两瓶橘子水。

方承宣一脸善解人意的点点头:“你去吧,我等你。”

方承宣去了又回,算作陪张阳德吃饭。

张阳德拿筷子专夹红烧肉排骨,吃的满嘴流油,再惯一口白酒,朝着方承宣看过去,笑道:“还是你小子有心,不枉费我帮你一场。”

方承宣笑着,零星的夹两筷子。

张阳德端着酒杯,望着方承宣,眼睛里闪过暗芒,“方承宣,你看你如今成了轧钢厂的经理,一个月工资不低,真不考虑下我妻妹?”

“家业一点都没有,工作也才做了一天,第一笔工资都没有拿到手,哪里敢想什么结婚,张大哥别说,两年内,我不打算结婚。”方承宣淡淡笑着,委婉拒绝。

张阳德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性子,这么介绍他妻妹过来,什么心思,不难猜。

看着张阳德也算吃饱,方承宣笑了笑:“张大哥,天色不早,这些饭菜,你不介意的话,带回去让嫂子尝一尝?”

张阳德顿时一笑,点头道:“还是你小子大气。”

方承宣浅浅勾唇,唇角的弧度,在看到张阳德拿出一个塑料袋装后,嘴角抽了抽。

送走吃饱喝足连带打包的张阳德,方承宣收拾了一下碗筷,前往聋老太太处接方怜云。

敲了敲门,他推开门,看到站在聋老太太房间里的一大爷易中海,微微错愕了下。

“聋老太太,一大爷。”方承宣礼貌的打招呼。

“哥。”

方怜云看到方承宣走进来,高兴的喊了一声,扑过去。

短暂相处,不记仇的方怜云,现在已经十分亲近方承宣。

方承宣摸了摸方怜云的头,抬头看向聋老太太,“老太太,天色不早了,那我就带着怜云回去了。”

聋老太太点点头。

旁边的一大爷易中海忽然伸手推了一下聋老太太的胳膊,冲着方承宣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

聋老太太当看不懂,目送方承宣离开。

“方承宣。”

眼看方承宣要走出聋老太太的屋子,一大爷易中海忽然叫住他。

方承宣脚步一顿,转头淡淡看向一大爷易中海。

“一大爷有事?”

一大爷易中海抿了抿唇,朝着聋老太太看过去,聋老太太已经闭上眼睛,躺在了床上,一副睡着了的模样。

“傻柱被执法者抓了,是不是你报的案?你看,都是一个大院的,能不能大事化小?”一大爷易中海硬着头皮开口。

方承宣眸光淡淡,笑容透着凉意道:“一大爷误会了,何雨柱被执法者带走与我没有关系,你找错人了,而且真要是我把何雨柱送进去,那谁来求情都没有用,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先回去了。”

说着,他牵着方怜云的手,引着她走出聋老太太的屋子。

身后。

传来一大爷易中海抱怨的声音:“聋老太太,傻柱都被关进去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你就不怕傻柱记恨你,以后不给你养老了?”

方承宣借着转身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