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雨柱挥了挥拳头,粗声粗气道:“你胡咧咧什么?信不信我揍你?”

许大茂跨坐在自行车上,一脚踩着脚踏,一脚蹬着地,鼻孔朝天,“你敢动我一下,我就送你进去,还以为是从前呢?”

何雨柱憋着火,胸口大力起伏,几步上前,一把揪住许大茂的领子,把人从自行车上托下来。

“许大茂,我打你就打你,你去告啊,我倒要看看,谁看到我打你了!”

何雨柱一把将许大茂摔在地上,拳脚相加,一脚揣在许大茂腹下三寸。

“嗷……”

许大茂一声惨叫都变了音,整个人蜷缩成虾米。

“何雨柱,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你好看!”

许大茂缓和了一下,赶紧跳起来,推起自行车就跑。

何雨柱看着许大茂那怂样,冷笑一声,朝着轧钢厂探颈张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多时,许大茂带着执法所片区执法者前来,指着何雨柱就叫嚷道:“执法者,就是他,就是他打的我,你看他手上,还有我抓出的痕迹!”

何雨柱望着许大茂与执法者怔愣在原地,眼睛里飞速闪过一抹忌惮后怕,忙狡辩道:“执法者同志,我没有打人,是他跟我不对付,冤枉我。”

许大茂冷冷一笑,跳脚骂道:“冤枉你,我呸,你看看我身上被你打出来的痕迹,再看看你手上的抓痕,难不成你要说那是哪个女人抓出来的?傻柱,你耍流氓了?”

何雨柱低头看着自己右手手腕被抓出来的抓痕,嘴角隐隐不爽的抽了一下。

执法者看看许大茂,又看看何雨柱,上前一步问道:“你们是公了还是私了?”

“要我看,你打了人,给人赔偿一些医药费,送去医院就行了。”

何雨柱满脸都是嫌弃抗拒,他打许大茂什么时候赔偿过,当下心一横:“赔钱,配什么钱,有本事吧我抓了!”

执法者被气笑了,手往后一伸,掏出手铐往何雨柱手上一烤,“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抓你?”

说着,就要押着何雨柱离开,许大茂忙问:“执法者,那我怎么办?”

执法者无奈道:“对方不赔偿,你只能认倒霉,不过他也会被关上半月,你放心。”

许大茂一听何雨柱被关,眼睛一亮,眉梢飞扬,“这个好,关他。”

“执法者同志,这个傻柱就是个暴力分子,他之前还在四合院里砸人家的门,吓唬五岁的小孩子,行为恶劣,有那个什么暴力倾向,希望你们好好关押教育。”许大茂添油加醋道。

何雨柱被烤住,一下子慌了,“执法者同志,是许大茂找打,他不惹我我能打他?”

“哼,我不接受私了,执法者同志,抓他!他就是个暴力狂。”许大茂直接打断何雨柱的话,恶狠狠的哼哼。

执法者同志推了一下何雨柱的肩膀,“你除了手上的伤,还有什么伤,老实一点。”

此时,正值轧钢厂下班,大家陆陆续续走出来,第一批下班的人看到了何雨柱与执法者。

“傻柱这是做了什么,还被执法者给烤住了?”

执法者有意普法,对着询问的人道:“打人是违法的,根据治安条例,需要关半月,你们以儆效尤,不要随意打人斗殴。”

何雨柱被众人围观,满脸都是难为情,恼羞成怒的他,冲着众人踢腿:“滚滚滚,看什么看,没见过打人,再看小心打你!”

执法者没好气道:“你还真是胆大妄为,我都还在这,你就敢嚷嚷着打人,看来关你半月都少了。”

说着,押着何雨柱离开。

许大茂看着何雨柱被押走,对着那背影,嘿嘿乐着,末了,牵动伤口疼的吸气,转身朝着轧钢厂走去。

同时,何雨柱因为打人被执法者抓走的事情,也不胫而走。

胖子一下班就走了出来,正好听到这个消息,眼睛蓦然瞪圆。

“我师父被抓了?还要关押半月甚至更久?那我还能回后厨吗?”

嘴上嘀咕着,胖子脸上满是懊悔的表情。

这边轧钢厂后厨,方承宣带着马华与刘杨准备杨厂长招待客人的晚宴。

四道凉菜,四道热菜,一个汤,七个人足够了。

一道凉拌黄瓜,莲菜,豆芽,变蛋,一道辣炒排骨,农家西芹莲菜小炒肉,水煮鱼,红烧肉,一动鱼肉丸子汤。

别看菜品上不显,但却是下足了功夫与料,杨厂长单独送来的食材,方承宣是一样未贪。

“你们把菜端上去。”方承宣洗了洗手,对着马华刘杨说道。

这边,马华送过去菜,回来传话道:“经理,杨厂长让你过去一趟。”

方承宣正在洗灶台,闻言动作一顿,洗了洗手摘下围裙,“嗯,我去一趟,一会儿你跟刘杨将剩下的清洗干净。”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