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你以后不送饭了?不送就不送了,我老婆子自己有粮本,不缺那一口吃的!”

方承宣站在门口,听到里面聋老太太故作装聋作哑的声音。

一大爷易中海气的胸口起伏,勉强压下怒气,低沉着道:“聋老太太,你这又是何必?”

“方承宣没有来我们大院前,我们大院多宁静,多团结,可现在,光是进执法所,就已经三个人了,这能得了?”

聋老太太继续装聋作哑道:“啊,得了,你还送?”

站在门口的方承宣,唇角轻轻上扬,顿觉好笑的同时又有些讽刺。

他抬起手,轻轻敲了敲门,“聋老太太,醒了吗?”

“醒了,你进来吧。”聋老太太当即喊道,一点都不聋了。

方承宣推门走进去,房间中一大爷易中海背对着他站着,手臂上下动着,随后才转身。

“聋老太太,一大爷,早。”方承宣淡淡打着照顾,提着饭盒走到桌边。

方怜云一大早得了两个橘子糖,自己吃了一颗,蹬蹬蹬跑到聋老太太面前,伸手喂她,“祖奶奶,吃,橘子糖。”

聋老太太看到方怜云,慈祥的脸上绽放出一道灿烂的笑容,和蔼道:“祖奶奶不吃,你吃。”

“祖奶奶吃,吃。”方怜云高举着手,可爱的喂着。

方承宣将饭桌上的饭盒一一打开,一盒鱼肉粥,一盒装了一半韭菜炒鸡蛋一半肉沫茄子。

房间中顿时充满了饭菜的香味,一大爷易中海看着桌子上的饭菜,眉头深拧。

方承宣笑转过身,“怜云给你的,你就吃,难得孩子不护食,愿意分享。”

聋老太太跟着一笑,摸了摸怜云的头,“咱们怜云可真是个善良的小宝贝。”

“聋老太太,怜云在你这在呆一天,我今天不那么忙了,抽空去找一趟王主任,看能不能找个保姆回来。”

方承宣走到床前站定,摸着方怜云的头,温声道:“你祖奶奶还要吃饭,一会儿在吃糖,你先给你祖奶奶放饭盒盖子。”

方怜云可爱的点头,把橘子糖放到饭盒盖,这一幕看到的方承宣心软的一塌糊涂,要知道他就给了方怜云两颗橘子糖。

方承宣拿起筷子递给聋老太太,“小子如今入了轧钢厂成了食堂经理,一个月工资不算多,但多养活一个人,还是行的。”

聋老太太拿着筷子的手一顿,飞快看了一眼方承宣。

方承宣笑着将饭盒推到聋老太太更近的地方。

“满四合院就您在我混账的时候,收留怜云,试图敲醒我,纵然您有过那么些偏心,但人无完人,您不会老无所养。”

方承宣俊眸深深,神色满是平静。

方怜云两顿吃的不记仇,就把藏在老太太处的粮食拿了回来,而原身混账的那三个月,也是聋老太太分一口吃的给方怜云,否则方怜云还不知道如何呢?

“时间不早了,我去厂里上班了。”方承宣迎着聋老太太打量的眼神,淡淡扬起唇角。

聋老太太眨了眨眼睛,别开眼,抬手抹去一抹晶莹。

方承宣余光瞥到,轻轻一叹,不多说,俯身看方怜云,“怜云,哥哥去上班了,你在家陪着祖奶奶乖乖的,晚上回来,哥哥送你一只小狗。”

方怜云眼睛发亮,捏着方承宣的一脚,仰头:“小狗狗,真的有小狗狗?”

“嗯,我家怜云好乖,哥哥心疼,所以养个小狗狗,陪伴怜云。”方承宣屈指,笑着轻勾方怜云的鼻子。

方怜云脸上绽放出如花一样的笑容,开心的原地跳起来,“怜云最乖了,哥哥最好了,哥哥上班把,怜云特别乖的!”

方承宣仰起头看向聋老太太,点点头,余光扫过一大爷易中海,薄唇含笑,转身走出聋老太太的屋子。

一大爷易中海望着方承宣的背影,又望着吃饭逗方怜云的聋老太太,脸色阴沉下来,招呼不打一个,跟着离开。

聋老太太在他走后抬头看了一眼,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边,方承宣走出四合院,就看到四合院大门口的张阳德与许大茂。

“张大哥,许大茂。”方承宣神色淡淡的走过去。

许大茂瞟了一眼方承宣,哼了一声扭头,骑着自行车离开。

方承宣俊眸轻眨,朝着张阳德看过去,张阳德面露一抹心虚,转移话题道:“方承宣,我也是早上醒来,我媳妇给我说的,说是昨晚开全院大会,大家商量着把你给赶出四合院呢,这事你知道不?”

“赶出去?就是大领导也没有这个权利,不过是有些人握着个鸡毛当令箭,自觉有点权利,真把自己当人物了。”方承宣余光瞥到一大爷易中海,言辞犀利尖锐。

一大爷易中海脚步一顿,暗暗咬了咬牙。

方承宣满眼都是轻讽,朝着一大爷的方向看了一眼,推了推张阳德的背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