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发干干的笑了下,脸上满是我也想去但是我有事去不成的遗憾道:“经理,我也想跟你去,但是库房我还需要再轻点一下。”

方承宣轻轻颔首,薄唇轻抿,“行,那你就清点库房!”

说着,他起身走出后厨,他身后,后厨的人看着他的背影,又看着王兴发瞬间变了脸上。

刘杨用胳膊撞了撞姐姐刘岚,“姐,这个王兴发明显是要给经理穿小鞋。”

刘岚低头看着手上的汽水,又看了一眼弟弟,“方经理厉害着,没事。”

说着,她忙完后,也跟着出了后厨。

方承宣搬着分给后厨剩下的汽水走出轧钢厂,先回了一趟四合院,将汽水放到屋子,这才又转身走来。

“轧钢厂每天每月需要的粮食蔬菜,怎样才能合理的变现?”方承宣一边走一边思量着,径直朝着居委会走去。

居委会里,王主任正在安抚一个哭哭啼啼要自杀的中年女子,苦口婆心的劝道:“你想开一点,人生没有过不去的砍。”

中年女子哭诉道:“王主任,我是真的活不下去了,我老伴一走,我那过继的侄子,就占了我夫家的房,把我赶出去,我早年逃荒过来,早已经没有了娘家,我不死,是真活不下去了。”

方承宣尴尬的走进来,正撞了个正着,一阵拘谨。

“是你。”王主任一眼认出方承宣,指着旁边的椅子道:“你先坐。”

王主任继续看向面前的中年女子,“你先别想着寻思,关于这件事情,我们居委会一定帮你解决。”

“能怎么解决,当初我跟我那一口子在一起的时候,没有领着什么结婚证,我那口子一走,我可不就是外人。”

中年女子抹着眼泪,哭的难过。

王主任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中年女子的事情的确难办,对方咬死没有结婚证,她只是照顾他们家的保姆。

“你先别难过,喝杯水,冷静一下。”王主任只能安抚的递过一杯水,招来另外一个同时照顾女子。

“你怎么来了?是因为工作的事情?不好意思,最近居委会有些忙,你的工作一时半会没能找到。”王主任拿出一个搪瓷缸倒了一杯水递给方承宣。

方承宣道谢接过来,一笑:“王主任,工作的事情,我已经解决,如今我是轧钢厂第四食堂经理,我今天来是想麻烦您一件事。”

“工作找到了,还是经理?”王主任眼睛惊讶瞪大,上下打量方承宣,微微吸气。

方承宣笑笑道,“也是运气好,刚好杨厂长给了我这个机会。您也知道,我祖爷爷一走,我就剩下跟怜云这个小丫头,我一上班,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您人脉广,我想问问有没有年纪大一点,爱干净,人品好的人,我想请回家做保姆。”

“找保姆?”王主任眨了眨眼睛,人无事做事,朝着远处坐着的中年妇女看了一眼。

然后着急问道:“你打算怎么个请法?”

方承宣隐晦察觉到王主任的态度,笑了一下:“包吃包住,人品要好,勤快爱干净,需要全天守在我家,一个月我给十五块钱工资。”

王主任顿时眼睛一亮,指着那边的中年妇女就道:“那你看她行不行?”

“她叫陈云英,今年四十五岁,人勤快爱干净,厨艺也不错,会照顾人,性子也好。”

“当年逃荒来的这里,嫁了个人,但没领结婚证,丈夫不能生,过继了侄子,但侄子没良心,丈夫一死,就把人给赶出来了。”

方承宣朝着中年妇女看过去,对方皮肤黝黄,哭的难过,眼神无光黯淡绝望。

再看头发略微凌乱却不油腻,身上衣服整洁,有裂开补丁的地方,都用线绣出来。

心中略微满意,他的目光落在对方的手上,指甲不长,里面没有污垢,干干净净。

“既然王主任开口保证,那这人自然是信得过的,你帮我问问,他若愿意的话,今天就可以跟我回家。”

方承宣收回目光,微笑看向王主任。

王主任一笑,“我去帮你说,方承宣,你可帮我解决了一件大事。”

“王主任,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先说明,她既然来我家当了保姆,她还要与那个儿子来往,我没有意见,但不能带到我家去。”

方承宣眉目一沉,严肃说道。

王主任点点头:“这是自然,你放心,我都会说的。”

方承宣一笑:“那就麻烦王主任了。”

王主任走过去很快就去说,陈云英朝着方承宣看过来,忽然站起来,噗通一声跪在方承宣面前。

方承宣惊的站起,忙避开,弯身搀扶,“这位大娘,这是做什么?”

“主家,你买了我吧!我什么都能干。”陈云英仰起头,眼睛红红,满眼希冀的道。

方承宣嘴角轻轻一抽,“这位大娘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