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刹海附近的饭馆,方承宣坐在靠窗的位置,手轻轻的敲击着桌面。

早知道就不给那一盒鱼饵。

他心中直叹气,人看着垂头丧气,没有什么精神。

这时,一个年龄大概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直奔邱高杰与他的位置。

“这位就是卖鱼饵的小同志,你好,我是容文曜,就是小兄弟卖鱼饵对吧?”

容文曜穿着普通的中山装,浑身透着斯文儒雅,却身形高大,孔武有力。

走路时,步伐一致,站立时背脊比直,很像是受过训练的军人。

方承宣轻轻颔首:“是我。”

容文曜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方承宣,“这一盒我都要了,一百块,另外,如果我还想再购买鱼饵,应该怎么找你?”

方承宣抿唇沉默,眉头轻拧,思量片刻后道:“我叫方承宣,轧钢厂员工,住在轧钢厂附近的四合院。”

容文曜点头:“好的,那我有需要再去找你,多谢。”

说着,礼貌颔首,“听说你还有事,那就不打扰你了。”

方承宣讶异的瞥了一眼容文曜,点点头,起身走出饭店,推了自行车,鱼也不掉了就走。

容文曜与邱高杰隔着窗户,看着他的背影离开。

“就叫他这么走了?老爷子怎么不过来一趟?”

邱高杰望着方承宣的背影,不解道。

容文曜淡淡收回视线,“老爷子来了,不过看到窗户上,那小子眉头紧拧,一副抗拒的模样,便没有下车。”

邱高杰顿时露出一脸无语的表情,“啧啧,也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情况?别人都是巴着往老爷子身边凑,这小子有机会居然有多远躲多远。”

容文曜回忆了一下方承宣,轻轻摇头:“那小子怕麻烦的紧,老爷子想与他做忘年交,怕是不成的了!”

说着,两人起身走出饭馆,饭馆前面不远处的路口左侧,停着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

这边,方承宣骑着自行车看似走了,绕了一圈又回了什刹海。

将钓上来的鱼换成钱票,留下两条鱼放水桶,这才骑着自行车四合院。

沿途,他总感觉有人盯着他,不由回头看了一眼。

没有看到人,眉头一皱,不会是那姓容的人家在暗中跟着他,调查他吧?

回了四合院,把鱼交给陈云英,他掐算着时间,骑着自行车回了轧钢厂。

后厨,方承宣进来的时候,大家都在忙碌。

刘岚看到她,走了过来,“方承宣,你听说了吗?许大茂在车间库房里被几个大姐扒的只剩下个裤衩了!啧啧,也不知道她怎么惹到那几个大姐。”

方承宣饶有兴味笑道:“是吗?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上午的事情,车间都传遍了。”刘岚笑着说道,她最喜欢这些八卦了。

方承宣垂眸,勾唇轻笑了下,“肯定是何雨柱在背后干的!”

剧情里,何雨柱绑许大茂的节点,似乎被他蝴蝶过去。

但何雨柱记仇,秦淮茹家的事情,还有他被送到牢里的事情都跟许大茂有关,不报复才怪。

“好了,忙吧!”方承宣乐呵了一下,抬手让大家忙起来。

后厨里,何雨柱撂手不干,他这个经理不得不上手一番。

一番忙碌,饭堂口都准备好,方承宣整理好案台,洗手摘下围裙休息。

这时,一个陌生的脸孔撩起后厨的帘子,探颈进来。

看到方承宣眼睛一亮,冲着他道:“方承宣,杨厂长让你去一趟厂里库房。”

“库房?”

方承宣挑眉。

传话的人点点头:“嗯,我话带到了,我就先走了。”

说完,对方就走。

方承宣坐在原地,眼睛里思量的光芒一转,下一刻,自顾吃饭休息。

后厨里,刘岚比较关注方承宣,见他一动不动,眼睛里满是错愕不解,挪蹭过去,问道:“经理,厂长叫你,你怎么不过去?”

方承宣嗤笑了声,“我一个食堂的经理,厂长让我去厂里的库房,合理吗?”

刘岚眨了眨眼睛怔住,“那谁让他这么传话?还有你不去吗?”

方承宣吃饱喝足,又休息片刻,勾唇,语气透着丝丝缕缕的危险:“去,为什么不去?”

刘岚不明所以的缩了一下。

“你们收拾好后厨后,往后每次休息室,轮流一人守在后厨,一来免得外人进厨房做手脚,二来万一厂里领导需要,也不至于没有人能做事。”

方承宣对着后厨的人叮嘱了一声,然后起身离开后厨。

假传厂长的话,要是不治一治的话,往后还不知道闹出什么?

方承宣对轧钢厂不是很熟悉,一路上问了几个人,才走到库房门口。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