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贩子一般都是团伙作案,有男有女,你不会以为他们都是一个人吧?”

容心蕊沉默,下一刻,咕哝道:“可我又不是小孩子?”

方承宣心中再叹,“要是有一个中年女子,抓住你的手说你是她的女儿,发达了不认爹娘,而且你爹现在还病着呢?你觉得周围人的会怎么认为?”

容心蕊美眸透着思索,“国人喜欢劝和,大概劝我跟娘回去,然后……”

“然后这个时候你的舅舅,或者你的哥哥出现,两个大男人拽着你走,你能逃脱?”

方承宣看向已经想到那样画面的容心蕊。

“另外你一个人行走,忽然有人从你背后,用沾染了迷药的白布迷晕你,对周围人说你生病了,送你去医院,你觉得有人会怀疑?”

“或者有老人问路,让你带路,你心善带过去,却被人联合抓住,你能怎么办?”

方承宣再问。

容心蕊脸上一点点露出乖巧,摇了摇头。

方承宣道:“回去以后,下次出门记得身边带人,你们家应该是有保姆的。”

“女孩子,要会自己保护自己,别任性!”

容心蕊红唇轻嘟,娇娇哼道:“我哪里有任性,你说的那样的事情未必能发生?”

方承宣淡淡瞥了一眼容心蕊摇头,后世用此法拐卖的大学生,也不见少。

方承宣望着容心蕊,“上心点,别等自己吃亏,那时就晚了。”

容心蕊美眸眨了眨,然后笑了:“你这个人还真逗,我们不过认识两面,你就跟我说这些,也不怕我认为你有病?”

方承宣俊眸轻眨,压下眼底心间圈圈涟漪。

“没办法,就这样,我这人从心。”

方承宣淡淡道。

容心蕊轻轻一笑:“你这人蛮有意思的。”

说着,忽然用胳膊碰了一下他,“喂,你觉得我好看吗?”

方承宣讶异的挑眉,眸光大大方方落在容心蕊的脸上,点头:“好看。”

“可我感觉你对我跟对别人的态度没有什么两样。”容心蕊仔细观察着方承宣。

方承宣轻笑出声,“那我应该怎么对你?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才见过两面?”

容心蕊侧头看着方承宣,“你这个人很不一样呢!一点都不像是从农村来的,反倒是像从什么十分有底蕴的地方走出来,自信,从容。”

“男人本就应该顶天立地,为妻子家人遮风挡雨,我只是比较懂事。”嘴上这么说,方承宣心中却微微惊讶。

容心蕊的感觉可真敏锐,后世那样的大环境,可不就是十分有底蕴。

容心蕊轻轻笑着:“跟你说话还蛮有趣的。”

方承宣勾唇浅浅一笑。

这时,售货员喊道:“宣房路到了。”

方承宣看向容心蕊,“到了,是在这里下车吗?”

容心蕊点点头,两个人起身走向后车门,车一停就下车。

下了车,两个人又走了一段,方承宣送容心蕊到大院门口。

“我就送到这里,你回家吧。”方承宣在一颗距离大院门口还有两米的柿子树下停下。

容心蕊点点头:“麻烦你了,以后不用特地送我。”

方承宣浅浅勾唇:“你下次来身边带个人,我便不送你。”

容心蕊一阵无奈,好笑的望着方承宣,“我才不呢,我多大个人了,再说我就真的那么容易被盯上,我才不信!”

说完,容心蕊可爱娇美的一仰头,轻瞥了一眼方承宣,转身,脚步轻快的走入大院。

方承宣见她走入大院,转身走回公交站,坐车回家。

下车后走回四合院,刚到门口正对上何雨柱,对方鼻青脸肿,一张脸肿成猪头。

头顶身上还有烂菜叶,身上更是散发着垃圾的臭味。

他嫌弃的往后退了退。

“方承宣,是不是你套的我麻袋?”

何雨柱一看到方承宣,就气不打一处来,胸口剧烈起伏,粗声粗气质问。

方承宣冷笑:“你被人套麻袋,关我什么事情?”

“我要打你,还用得着套麻袋?”

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被谁打,真是蠢货。

害的食堂三个经理下放车间,你真以为人家都是面团捏的呢?

坑了陈如云大姐那些大姐一把,真以为人家男人兄弟是摆设?

他猜,宋岳山如果也被打了,那就是那两个经理干的,反之,就是那些大姐。

方承宣满眼都是嫌弃的避开何雨柱,往四合院走去。

何雨柱拦住方承宣,“方承宣,你跟我去执法所,这件事我们没有玩。”

方承宣鄙夷的望着何雨柱:“别人叫你傻柱,还真没叫错,你个傻子,连谁打的你都不知道。你要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