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心蕊定定望着方承宣,侧了侧头,“吓到你了?”

方承宣轻轻摇头,笑了笑,坐正,“那倒没有。你怎么过来了,鱼饵又没了?”

这次换容心蕊摇头,“鱼饵还剩,就是你昨天讲的困了我一整天。”

“昨天?”方承宣微微不解,讶异看向她。

容心蕊轻轻叹气,挫败道:“我昨天想了一天,万一遇到你说的那种情况,那我要怎么应对才好,但想了好久都想不到一个好办法。”

方承宣闻言,轻轻笑起来,“是我的错,竟然只告诉你小心防备,却忘记了真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处理。”

容心蕊眼睛立刻一亮,脸上带着笑容朝着他看过去,急促催道:“快说,怎么才能更好的解决?”

“遇到那种周围人都没有办法帮你的情况下,你去打烂周围人最值钱的东西。”

方承宣眉眼含着温润的笑意,“如此一来,被你打烂东西的人,必然要赔偿,你觉得人贩子会想要帮你赔偿吗?”

容心蕊美眸轻眨,红唇微张,惊讶道:“把自己的困境,与别人的利益相连,厉害啊!”

方承宣轻轻笑着,“要是小孩子被拐卖的话,就装傻子,有很大几率会被放弃。”

“不过,还是建议平日里,不要去危险的地方,一人也不要走夜路。”

方承宣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转头看向容心蕊:“你等一下。”

说着,起身走回房间。

再走出来时,手中拿着一个白纸包递给容心蕊,“走吧,我送你回去。”

“这怎么好?”容心蕊拒绝道。

方承宣淡淡笑了笑:“收着吧,总不好让你白来一趟,而且你一个姑娘家,一个人来去我不放心。”

容心蕊望着方承宣,低头看着手中的鱼饵,侧头看他帅气的侧脸。

“没看出来,你这个人看着温润内敛,倒是意外的强势霸道。”

容心蕊对方承宣印象很好,也就不拒绝了。

两个人并肩往四合院外走去。

方承宣笑看了她一眼:“所以看人不能看表面!”

“我爷爷特别想见见你,但他说你怕与陌生人相处,可我见你跟我相处的很好啊?”

容心蕊不解的望他。

方承宣唇角浅浅上扬,“我能不与人相处,自然是不与之相处,不能了,倒也不是不懂相处之道!”

容心蕊美眸流转,灵动而狡黠,“那你什么时候见见我爷爷?我爷爷特别喜欢你,每天都念叨你!”

方承宣望着容心蕊美丽似有天光萦绕的容颜,俊眸一深,“有机会再说。”

容心蕊点点头:“那说好了,有机会一定去我家做客。”

方承宣勾唇浅笑,颔首:“嗯。”

两个人说说笑笑间走到四合院的门口。

门口处,正撞上了拿谅解书,从执法所回来的何雨柱与一大爷易中海。

两个人望着方承宣,神色皆是一怔。

何雨柱望着容心蕊,惊艳了一下,瞪圆了眼睛,眼神死死的落在容心蕊的身上。

容心蕊眉头一拧,脸上露出几分不快。

方承宣上前一步,挡在容心蕊的身前,遮住何雨柱的眼神,抬头看过去时,眼神锐利冰冷。

何雨柱被冻的瑟缩,下意识一怂,意识到自己对方承宣怂了,又抬起下巴。

然而,此时方承宣已经护着容心蕊走出四合院,只剩下两个背影。

何雨柱望着两个人的背影,视线落在容心蕊的身上,眉头用力皱起。

“他奶奶的,老子还没有找到一个媳妇,他方承宣倒是有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

何雨柱满心都是不爽,咬着牙望着远去的背影。

忽然冲着那边高声道:“喂姑娘,方承宣就是一个不把长辈放在眼中,欺负寡妇的混蛋,你要找的他做对象,可要想清楚了。”

方承宣脚步一顿,回头看向何雨柱,俊眸危险一眯。

她身旁,容心蕊怔了一下,朝着方承宣看了一眼,脸颊莫名一红。

见方承宣看着自己,生气却克制,容心蕊定定看着方承宣,何雨柱挺胸仰头,一脸骄傲。

他朝着方承宣的方向走了几步,冲着容心蕊道:“姑娘,你可别被方承宣给骗了,他就是一个大混蛋。”

容心蕊听着何雨柱的话,猛地回神看向何雨柱,眼神寒峭,“那又如何?说别人混蛋的时候,你又算什么东西?还有我就喜欢跟你口中的混蛋来往,你管得着吗?”

说着,伸手拽住方承宣,拉着人往公交站走。

方承宣惊愕的睁大眼睛,望着开口维护自己的容心蕊,薄唇忽然上扬。

“你就不怕我真的是个混蛋?”方承宣轻笑着问道。

容心蕊气哼哼道:“你是个什么人,我有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