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承宣走回家,家门口,陈云英带着方怜云守在门口,看她回来,两个人眼中皆是一亮。

“哥,你没事吧?”方怜云询问。

方承宣摇了摇头:“你哥我能有什么事情,别担心。”

“另外,教我们怜云一件事情,任何时候受了伤害,都可以找执法者,执法者是公平公正为人民服务,保护人民的。”

方怜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嗯,怜云记住了。”

方承宣摸了摸方怜云的头,抬头看向陈云英,“陈大娘,我在执法所里碰到一个人贩子,你往后多上点心,小心陌生人。”

陈云英先是眼睛睁大,面露惊色,随后点点头:“嗯,我会守好怜云的。”

方承宣点点头,捏着方怜云的笑脸,“好了,哥哥也要休息了,我们怜云跟陈大娘也早点休息。”

翌日。

方承宣洗漱好,推着自行车上班,一入后厨。

正在摘才菜的刘岚,立刻放下手头的菜,起身走向方承宣。

“经理,你知道吗?王兴发被打了!”

刘岚小道消息挺灵通的。

方承宣挑了挑眉,“哦?”

刘岚一脸八卦道:“我听小道消息,是供应商打的。”

i说完,她偷看了一下左右,见人都各自忙碌,离的比较远,小声道:“经理,那个采买?”

方承宣淡淡看向刘岚,凉凉的一眼让刘岚禁声。

“乖乖做好你的事,机会来了,自然少不了你,另外,你弟弟也来了有半月了,做事勤恳认真,我会在人事部说一声,让他成为正是轧钢厂后厨员工。”

方承宣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省的刘岚急火火的闹出麻烦。

正说着,王兴发盯着一脸鼻青脸肿从外面走进来。

看到方承宣,抿唇咬牙,阴沉着脸转身离开。

方承宣也不管他。

后厨里,采买他负责,各后厨里的厨子,如今也是以他马首是瞻,一个王兴发,翻不出花。

一整天的忙碌又休息,下班后,方承宣推着自行车走出轧钢厂。

轧钢厂的门口站着一个年龄二十左右的青年,青年看到方承宣立刻走上前。

“方经理吗?我是安华供应的郑丰,您叫我小郑就好,我们老板请您去饭店吃饭,请您赏光。”

青年笑的一脸热情真诚。

方承宣神色淡淡,语气冷漠:“抱歉,我与安华供应没有什么好说的,安华不是与我们厂里的人关系好吗?有什么事情找他!”

说着。

他点点头,推着自行车往前一步,骑着自行车离开。

郑丰望着方承宣离开的背影,挠了挠头,笑容敛去,一副头疼的模样。

这边,方承宣骑着自行车去了一供销社,买了两斤花生,一瓶白酒才回四合院。

途径中院时,他朝着二大爷刘海中家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二大爷,不由眸光一黯。

“二大爷这是盯着一大爷不在家?还想找他落实一下三大爷给怜云的报名名额。”

等走过后院拱门,就看到自家门口坐着的二大爷刘海中,他诧异挑眉。

“二大爷,您怎么在这里?”方承宣推着自行车到屋檐下,挺好后,把白酒与花生放在桌子上。

二大爷刘海中余光关注着一大爷易中海的方向,闻言一笑:“来看看你小子跟怜云。”

方承宣淡笑着也不戳破,将装花生的网兜打开,“二大爷,吃点花生。”

二大爷不客气的抓了一把,咔擦咔擦的磕着,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酒。

“你小子又不喝酒,这买酒做什么?”

方承宣解释道:“这不,三大爷那边也没有个音讯,就想着再去看看。”

二大爷刘海中闻言嗤道:“这个阎书斋,动动嘴皮子,轻而易举的事情还拿捏。”

说着,他瞥了一眼那瓶白酒。

方承宣见状立刻将白酒推过去,“二大爷要是能帮我让三大爷给怜云五岁就上学,这瓶酒给二大爷,另外事成我在给二大爷一瓶。”

二大爷刘海中一挑眉,手抓过白酒瓶,拿着官腔调调,笑着夸奖道:“还是你小子有心,行,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明日就给你搞定了去。”

方承宣浅浅一笑,这边一大爷出门倒水,朝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顿时沉下脸,冷冷的转身。

二大爷刘海中打开瓶盖,给瓶盖里倒了一杯酒,品尝起来。

听到动静,朝着一大爷易中海看了一眼,呵笑了声,端着瓶盖杯美滋滋的喝起来。

一杯喝尽,二大爷倒酒的功夫,抬头看了一眼方承宣,“你也在后院,你见过一大妈去接济秦淮茹吗?”

方承宣回忆了一下,摇头:“天黑后,我就没有见过一大妈起夜。”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