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叹息了一声,望着地窖那边,眉头一蹙。

心中暗道,“好不容易抓到的机会,不给大家心里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倒是不好!”

他手掌一翻,从小院的商城里兑换出一条无毒蛇,往地上一放。

“啊,有蛇!”

只听地窖里传来一声秦淮茹的尖叫,整个人惊恐地从地窖里冲出来。

“有蛇,有蛇!”

秦淮茹一跑出去,直接冲到一大爷易中海面前。

一大爷易中海抬手把蛇一抓,秦淮茹整个人才虚脱一般倒在地上。

周围一瞬间鸦雀无声。

很快,又想起大家的议论声。

“秦淮茹在地窖,贾张氏为什么说秦淮茹不在?”

“不对,一大爷大晚上的跟秦淮茹在地窖做什么?”

大家唏嘘的看向一大爷易中海,秦淮茹,贾张氏。

二大爷刘海中立刻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一大爷易中海的手:“易中海,你个道貌岸然的东西,大晚上的你跟一个寡妇在地窖里做什么?”

一大爷易中海脸色难看的低喝:“刘海中,你能不能别龌龊的想别人,我怎么知道秦淮茹在地窖中?”

二大爷冷冷一笑:“你不知道,满大院的人,秦淮茹哪个身边不钻,就钻你?”

一大爷易中海低头看了一眼劫后余生脸色苍白的秦淮茹,又看了一眼二大爷刘海中与周围人,叹了一声:“我是真的不知道秦淮茹在地窖。”

“我睡了一半,忽然想起来,明天要去给傻柱送东西,于是就去地窖里给傻柱弄粮食。”

一大爷易中海一脸认真严肃的解释,他在大院中形象十分好,这一解释,不少人都信了。

但也有一部分人,满眼都是唏嘘的在他与秦淮茹身上划过。

秦淮茹此刻虽冷静了下来,但神色还带着几分惊魂未定,大大方方解释道:“我的确在地窖里,但一大爷没有看到我。”

“大家也知道傻柱一直接济我家,地窖里的粮食愿意让我取用,我就想着拿一些粮食明日给我婆婆跟孩子做饭,便去了地窖。”

“后来一大爷进来,我一个寡妇,若被人知道我与他在地窖中,难免被人说闲话,所以我就躲起来,哪曾想地窖里有蛇!”

两个人配合着解释着。

二大爷刘海中哼笑着,“三更半夜的,你们一个大院里的一大爷,一个寡妇,同处一间地窖,谁知道你们做什么苟且的事情?”

“易中海,你行事不正,根本不配做大院的一大爷。”

二大爷刘海中一副严肃的领导做派。

一大爷易中海眉头一拧,“我怎么就做事不正?我根本就不知道秦淮茹在地窖里?”

“这就是个巧合,你怎么能因为一个巧合就上纲上线?”

二大爷刘海中呵的一笑,“巧合,怎么不见别人巧合?”

贾张氏站在一边,神色阴沉的身体都颤抖。

“刘海中,你什么意思?我儿媳妇都说了,她躲起来根本没有见到一大爷,你非得污蔑我儿媳妇?”

“怎么?我们家老贾跟东旭不在了,你就尽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贾张氏一脸委屈的撒泼,拍着大腿哭嚎。

“老贾啊,东旭啊,你们快回来看看啊,你们的家人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大院围观的人心思各异。

有人觉得一大爷跟秦淮茹就有那么一点弯弯道道,可惜地窖里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有人扁扁嘴看戏,觉得事不关己,也有人觉得二大爷太过了,欺负贾家孤儿寡母的,毕竟满大院谁不知道一大爷是个好人?

“二大爷,这说不得真的是一个巧合,你就算了吧!”

“就是啊,您就算想要做大院的一大爷,可现在不是说了,都是巧合吗?”

二大爷刘海中被几个同情弱者,对一大爷易中海印象十分好的人劝说着,一口气梗在喉咙,气的喘不上气。

“你们这些人,易中海明明品德不端,你们反倒包庇他,污蔑我?”

二大爷刘海中气的胸口起伏,恨恨的看向中间的一大爷。

明明都一起钻地窖了,偏偏就是有人不信。

“不都说了,巧合吗?而且傻柱就跟一大爷秦淮茹好,地窖可不就对两个人开放,两个人撞上也是正常!”

“就是,天色都晚了,睡觉吧,明天还上班呢!”

看了半场戏,周围的人打着哈欠,口吻随意的说道。

方承宣站在远处,听着大家议论,眸色一深。

这场戏,没有什么看头了。

索性他也没有想过利用这件事把一大爷易中海与秦淮茹定死。

有道是抓奸在床。

哪怕这个时代男女之间关系还是很保守,但一个大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