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六点,饭菜送到饭堂口,方承宣就开始收拾后厨,一切准备妥当,下班推着自行车离开。

一回到四合院,就撞上三大爷阎书斋。

“方承宣啊,我已经跟校长说了,九月一学生报名的时候,你就送怜云去学校就行。”

方承宣惊讶了一下,脸上才露出笑容,“那就感谢三大爷了,改明儿我去钓鱼,给三大爷开始送鱼。”

三大爷立刻笑的眯起了眼睛,“那感情好。”

方承宣忘了三大爷一眼,推着自行车往后院走去,一边走一边满脸狐疑。

三大爷什么时候不想着多压榨占便宜一番,居然这么痛快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想事情的方承宣在看到站在院子处,教导方怜云认字学拼音的容心蕊,脑海里哪里还记得那些琐碎事?

“你来了?”

方承宣推着自行车到屋檐下停好,转头看向容心蕊,对着陈云英说道:“陈大娘,我房间床下面,有一个框子,里面放着苹果,与鸡蛋糕,你拿过来。”

陈云英立刻应道:“好。”

容心蕊忙道:“不用这么客气。”

“你才不用这么客气,几个苹果鸡蛋糕,吃不穷我,今天还是要鱼饵?”

方承宣微笑着问道。

容心蕊甜甜一笑,“麻烦你了。”

方承宣点头,“你等一下。”

说着走到屋子里,装作从床头的木匣取出白纸包好的鱼饵,目光一转,又取了三瓶汽水。

“鱼饵给你,来,喝点汽水。”

方承宣将鱼饵递给容心蕊,又起了汽水放到她面前,“谢谢你教导怜云。”

“你将怜云教的很好,我都没有怎么教,而且怜云很聪明好学,一旦学习,全神贯注的,都不用人操心。”容心蕊笑着夸奖道。

方怜云似知道这是在夸奖自己,骄傲的仰起头,得意的看向方承宣。

“的确。”

“我家怜云就是聪明。”

方承宣摸着方怜云的头,看着小家伙像是可爱的小狗狗一样,眼睛灵动的摇晃着看不见的尾巴,就勾唇轻笑。

“也是我的错。”

“当初祖爷爷刚走到那一段时间,也没有工作,压力太大,控制不住脾气,吓到怜云了。”

“这孩子以为我不让她上学,要卖了她,如今又乖,又好学。”

方承宣眼神黯然。

原身的锅,他不得不背。

这种事情,自己说出来,总比容心蕊将来从四合院打听出来的好,毕竟原身那段时间,是真的混账。

“人孰无过,知错能改就好。我相信你走过那个坎,以后一定前途一帆风顺。”

容心蕊微妙的怔了一下,随后看着面前眼神怜爱看着方怜云的方承宣,开口道。

她告诉自己,谁还没有混账的时候?

小孩子最是敏感,如果方承宣不是真心悔过,对她有一点点的虚假,小孩子不可能如此亲近方承宣。

方怜云用脑袋蹭方承宣,娇娇道:“从前的哥哥坏,现在的哥哥好,怜云喜欢现在的哥哥。”

“嗯,哥哥也喜欢怜云。”方承宣眼睛里满是温和的光芒,薄唇浅笑,尽是温柔。

他本就帅气,温柔下来,更是魅力无双。

容心蕊看的一怔,回过神来,脸颊耳朵,控制不住的红了。

“你……”

方承宣刚想说是不是太热了。

敏锐意识到什么,眼睛里的笑意更加温柔,似淬满了星光,薄唇的笑容也更加的迷人。

“喝点汽水。”

方承宣将汽水推到容心蕊面前。

容心蕊遮掩的拿过汽水,脸颊红晕未散的偷瞥了一眼方承宣,拿起汽水喝了一口。

凉凉的汽水,让她脸上的温度降下来。

“容姐姐,你的脸好红啊!生病了吗?”方怜云灵动的眼睛眨了眨,看着白皙肌肤红起来特别明显的容心蕊。

容心蕊刚降下的温度又升起来,眼神羞涩的看了一眼方承宣,却正对上方承宣含笑的眼睛,她唰的垂下视线,一颗心小鹿乱撞。

“你容姐姐有点热,所以才脸红。”方承宣微笑着解释,声音低沉悦耳。

容心蕊觉得耳朵更烧了。

方怜云懵懂的点点头:“哦,那容姐姐,你多喝一点汽水,汽水甜甜,超级好喝!”

容心蕊抬眸,嗔了一眼方承宣。

她知道,方承宣定然是知道她看她看的痴迷了。

然而,她不知道美人嗔目,是多么勾人,方承宣忍不住看的一痴,反应过来,脸颊耳朵也红了。

方怜云看着他,“哥哥,你也觉得热啦?”

“为什么怜云不觉得,是因为怜云是小孩子吗?”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