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承宣骑着自行车回了四合院,一路上他还在想容心蕊是否有未婚夫这件事情?

他能断定刚才那个男人绝不是容心蕊的未婚夫。

但从交谈。

他可以看出,容心蕊家庭背景环境十分的高,放在后世,那都是妥妥的顶级白富美。

“我是不是不应该蜗居在面前这个小环境里?”方承宣抬头望着面前的四合院大门,眉宇间透着深思。

他眉头轻拧。

上一世,他出生在厨子世家,从小就学习厨艺,长大后上大学,学的是计算机系。

这个年代计算机已经出现了,只是数量稀少,且是初代。

“头疼。”

方承宣揉了揉额头,轻轻叹了一口气,“八字还没有有一撇,我实在是想太多了。”

说着。

他推着自行车往四合院里走去,途经中院,她看到站在水龙头洗衣服的秦淮茹,满眼幽怨的看着他。

模样委屈,透着风韵。

他下意识蹙眉,然后无视。

“方承宣。”

他不来理会,秦淮茹却开口。

“方承宣。”

见他不理会,秦淮茹的声音拔高了几分。

不等方承宣反应,贾家传来贾张氏充满怒气的声音:“秦淮茹,洗洗衣服,你是能洗出金子还是怎么?还不赶紧回来?“

秦淮茹一听贾张氏的声音,肩膀缩了一下。

“婆婆,我就回来。”

秦淮茹连忙回应了一句,抬头朝着方承宣看过去,就看到方承宣已经推着自行车走入后院的拱门。

她恼怒一跺脚。

这个方承宣,还是不是男人,有便宜都不占?

“秦淮茹,你是死外面了,你婆婆就要疼死是屋子里了,你管不管了?”

贾张氏从窗户探头,看着方承宣没有搭理秦淮茹,轻呼了一口气。

她还真有些怕方承宣。

毕竟,别人她哭闹撒个破,都不敢将她怎么样,但方承宣是真敢将她送到执法所。

他说帮秦淮茹改嫁,那也定然是真的。

“婆婆,马上就好,我这不还需要将衣服拧干!”秦淮茹语气透着委屈柔弱,迎着周围人围观的目光,好似一朵无助的小白莲,备受恶婆婆欺负。

拧好衣服,秦淮茹抬手擦了一下眼角,端着盆子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满心阴郁。

贾张氏现在看她看的太严了。

别说她没有机会接近方承宣,就是大院里的其他男人,贾张氏也都盯着。

这边。

方承宣将自行车停在屋檐下,就看到聋老太太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回来了?”

聋老太太冲着方承宣打招呼。

方承宣点点头,“您在等我?”

聋老太太有些不自在,犹豫着开口:“傻柱已经被你关了好几天了,他要是再不出来,轧钢厂的工作怕是都要保不住了。”

方承宣眼角跳了一下。

几天。

到今天也就第三天而已。

“既然您开口了,那我这次再放何雨柱一次。不过何雨柱再敢有下次,我还叫他进去。”

方承宣骨子里的尊老爱幼,没有那么容易磨灭,想了想,便妥协了。

聋老太太脸上一喜,“傻柱那家伙傻,其实没有坏心。”

方承宣不置可否的笑笑:“您开心就好。”

聋老太太一时听不出这句话的意思,却也知道自己理亏,“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方承宣点点头,走入屋子。

聋老太太看着转身回屋的方承宣,长吁短叹,方承宣是个好的,可傻柱她也是看着长大,早已经当孙子看待,真没有办法不偏心。

翌日一早。

方承宣骑着自行车前往轧钢厂上班,一走入后厨,刘岚就神神秘秘的过来。

“经理,王兴发去找杨厂长,让杨厂长给批评了一顿,而且他还找上了李厂长。”

刘岚悄悄看着左右,小声道。

“老李告诉我,王兴发这个才采买干不了多久了,是不是真的?”

方承宣看着按奈不住性子的刘岚,“你们家老李还说什么了?”

刘岚一笑,大嘴巴道:“我家老李说,你这个人不好惹,阴着呢,谁惹了你,你肯定收拾谁?”

“别看你现在对杨厂长尊尊静静,但实际上你并没有把杨厂长放在眼中……”

方承宣就那么看着刘岚这个大嘴巴,絮絮叨叨把李厂长给卖了个干干净净。

什么能说?

什么不能说?

刘岚全然不管,就仿佛被憋坏了一般,不能说的刚好有个能说的,不管三十七二十一的全部说出去。

他抬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