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承宣眉梢一挑,眼睛里满是寒凉锐利。

被他看着。

三大爷阎书斋蓦然感觉到一股凉意从脚后跟蔓延而上,包裹住他整个人。

“方承宣,你不想怜云上学了?”

三大爷阎书斋眯眼,危险道。

方承宣嗤笑了声:“三大爷,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是觉得自己这个老师当的万无一失,无人能把你赶出学校?”

他眸光本就深邃,此时陡然一黯。

“方承宣,是你求我,这会儿你却威胁我,你真以为你三大爷是吃素的?”

三大爷阎书斋气的胸口起伏。

在大院里做三大爷这么久,虽然他三大爷比不得一大爷与二大爷有存在感。

但还没有人跟他这么说话。

“三大爷吃什么我不管,反正我知道,我这个人绝不吃亏。”方承宣看着满脸都是愤怒火焰跳动的三大爷阎书斋,眼神里的光寒冷如冰。

局中三大爷爱算计,两个儿子没有一个孝顺的。

收了何雨柱的东西答应帮忙介绍冉秋叶,却拿了东西不办事,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大毛病。

但现在看来。

这个三大爷毛病可不止这么一两点。

“三大爷请回吧!”

“我这有点乱,就不留你了。”

方承宣直白的赶人,眼神幽暗。

红星小学,怕是不能让方怜云去上了,他让方怜云去上学的本意是结交朋友,性格变得开朗自信。

而不是在学校里,遭遇到校园暴力。

这个时代,还没有校园暴力这个词,三大爷阎书斋若是在学校里做点什么,那对方怜云而言,简直是一场灾难。

“陈大娘,把东西都搬到厨房。”

方承宣对着陈大娘说了一声,便无视三大爷阎书斋,心里盘算着。

三大爷阎书斋看着方承宣无视他的模样,在加上周围人来来回回落在他身上的眼神,直气的浑身颤抖。

“好好好,方承宣,我算是认识你了。我告诉你,你别想叫方怜云上红星小学。”

三大爷阎书斋放着狠话,甩袖气哄哄转身。

他走了一步,两步,三步,等着方承宣妥协,却不想一直都走出后院拱门。

方承宣却一言不发。

他回头看过去,看到方承宣靠在一张躺椅上,闭着眼睛,手放在躺椅扶手,一下一下的敲击着。

“方承宣!”

三大爷阎书斋磨了磨牙。

拱门口处的二大爷刘海中,嗤笑了声:“阎书斋,你还真是不要脸,人家送方承宣的肉,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伸手。”

被奚落的三大爷脸色一阵难看,胸口起伏的哼了一声,大踏步离开。

一回家,愤怒的一掀桌子,直吓到三大妈一慌,问了一句:“你这咋地了?从来没见你这么生气过?”

三大爷阎书斋这个大院里颇具权威的人都在方承宣面前吃瘪,其他人哪怕同样觊觎别人送给方承宣的东西,也只能望洋兴叹,一个个转身回了家。

一大爷易中海看了这一幕,往院子泼了一盆水,收拾收拾,提着一斤花生出门。

二大爷刘海中望着方承宣,犹豫半天到底没有摆架子上前,看到一大爷易中海过来,往旁边躲了一下。

随后悄悄跟在一大爷易中海的身后,看着他带着花生走入三大爷阎书斋的家中。

二大爷刘海中顿时一眯眼,暗道:“易中海这是要找同盟,联合三大爷?”

“不行。”

“我得听一听他们说什么!”

二大爷刘海中嘴里嘀咕了一声,悄悄绕到三大爷家后窗找了个大簸箕将自己罩住偷听。

很快,他听到一大爷易中海的声音。

“老阎,这个方承宣真是太过分了,自家那么富裕,却冷血没有同情心,你如此帮他,他都不知道回馈,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

窗外。

二大爷刘海中冷哼,心中满是鄙夷。

“呸!还回馈,感恩?不就是动动嘴皮子帮方怜云上个学,事成后方承宣给送一个月的鱼,还不叫回馈?”

二大爷刘海中无声的怼道。

随后,他就听到三大爷的声音。

“没错,这个方承宣,真不是个好东西,我怎么说也是院子里的三大爷,不说尊老爱幼,就是求我办事,也没有他这样的,还好我事情没有给他办成!”

三大爷阎书斋气哼哼抓过花生,吃一颗,往自己怀中的桌子上,扒拉一颗。

不一会儿,就扒拉一堆。

一大爷易中海看着这一幕,眼角跳了一下,摁住眼角开口:“咱们大院以前多和谐啊!”

“院里的大家多尊敬咱们,咱们说一句话顶一句话,真敢叫咱们这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