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窗外,二大爷刘海中目瞪口呆。

顾不得再听里面的对话,赶紧放下簸箕,悄悄的离开,回了自己的家,脸上的表情变换来去。

嘴里嘀嘀咕咕。

“吃绝户。”

“我早知道易中海道貌岸然,没有想到他居然暗中怂恿三大爷吃绝户。”

二大爷刘海中在自己的家中,来来回回的踱步。

忽然,外面传来一大爷易中海的声音。

“老刘在吗?我是易中海,来找你聊聊。”一大爷易中海冲着屋子喊了一句,就往里面走。

不一会儿,二大爷刘海中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你要把一大爷的位置让给我,自己做二大爷,往后都先听我的?”

一大爷易中海点点头:“嗯,你自己考虑一下吗,方承宣实在太过分了,他一出现,大院里渐渐都不把我们三个大爷放在眼中,说的话也没有从前有力度。”

“你自己考虑考虑,即使你当上一大爷,有方承宣在,你能在大院威风起来?”

二大爷刘海中面露沉思,“这事我要想一想。”

“嗯,你想,这事不着急。”一大爷易中海应了一声就跟着起身。

他要赶走方承宣这件事情,方承宣知道,不怕二大爷刘海中去告诉方承宣。

一大爷一走。

二大妈从里屋走了出来,看着老伴问道:“你真的要答应把方承宣赶出去?”

“我觉得这个方承宣可比傻柱都不好惹,你看傻柱惹了多少次,哪一次占到便宜?”

二大爷刘海中沉默。

二大妈不在说话,同样对话的一幕,还出现在三大爷家中。

三大妈打扫着桌子上的花生壳,看着自家眯着眼睛思考的老伴,推了他一下。

“一大爷说赶方承宣离开的事情,你什么打算?”

“我觉得这个方承宣可比傻柱都不好惹,你看都是许大茂坏的流脓,可许大茂在傻柱手上就没有落得好。”

“但方承宣却一次一次收拾了傻柱不说,就说秦淮茹,满大院谁家没有接济过他们家,但就方承宣一次都没有接济过,秦淮茹贾张氏还都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止如此,傻柱可都再没有从厂子里带回剩饭剩菜过了!”

三大妈从另外一点看事情,总觉得方承宣不好惹,有战力值,还有能耐。

三大爷阎书斋听着老伴这么说,气哼哼道:“这个方承宣,一点脸面都不给我,别人送给他那么多肉,我就拿个两三斤,他都还不给。”

三大妈点头:“这一点是过分了。”

“反正这事是易中海起的头,我只是投了不反对的一票,成不成都是易中海的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说这个,说说今天别人送给方承宣的东西,你说晚上会不会有人去偷啊?”

三大妈眨了眨眼睛,“你是想?”

“哼,方承宣这么不给我面子,我一定要方承宣好看,我报仇不隔夜,今晚你先睡。”

三大爷阎书斋不怀好意的哼了一声,嘴里说着面子报仇,实则心里算计的不过是厨房那一堆东西。

是夜。

月凉如水,四合院除了皎洁的月光洒下,就唯余下一片独属于夜色的安静。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蹑手蹑脚的走到方承宣家厨房,左看右看发现没有人,拿出一根铁棍,对着锁子一撬。

咔的一声锁响。

门锁打开。

身影朝着方承宣家看过去,没有脑任何动静,才拿下锁子放在地上,推开厨房的门。

方承宣屋子。

睡得香甜的方承宣,猛地感觉脸上有什么湿润的东西在舔自己,直接被吓醒,一骨碌坐起。

看到舔自己的大黄。

他皱眉。

还不等说话,大黄跳下床,走向门口,然后回头,一副叫他跟上的意思。

方承宣眼睛里飞快闪过一抹狐疑,很快穿上外套,走下床打开房间门。

只见厨房门口,一道身影提着的蛇皮袋正往外走。

方承宣眼睛里顿时满是锐利冰冷,唇角邪气上扬,呵了声,“有意思,偷到我门前来了。”

他摸了摸大黄的头:“干的好,明天给你加餐!”

他看着拿到蹑手蹑脚的身影朝着张家走去,冷笑一声,从窗户翻出去,绕到对方背后,一拳头打在他后颈。

巨大的力道直接砸下,对方连声惨叫都发不出,直接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他将蛇皮袋收入我的小院,俯身看着男人,伸手拉下他面上的黑布。

这候17章汜。月光下,看清楚是张阳德。

方承宣真是对这个四合院一阵无语。

正打算将人揍一顿,丢到厕所,却猛地发现又一道身影,蹑手蹑脚的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