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三大爷阎书斋也拿着一个蛇皮袋正在把厨房角落桌子上放的东西都往袋子里装。

“看来不是只有我一个想要占点便宜!”

三大爷嘴里嘀嘀咕咕着。

“都是邻里邻居,真要被抓住了,也不过教育一下,贾张氏跟棒梗不都被了几天就回来,不是什么大事!”

厨房里的声音很低很小。

方承宣听着里面的嘀咕,冷笑着勾唇,然后在三大爷提着蛇皮袋往外走,厨房门都不给关一下。

抬手敲晕他。

等把人敲晕,他把人往地上一扔,往前院走去,将何雨柱与张阳德偷盗的两个蛇皮袋放到三大爷家角落处,用院子外放置的桌椅架子给遮起来。

做妥当。

他走回后院,一手拎起何雨柱,一手拎起张阳德,把两个人身上揍的青青紫紫好像那什么的痕迹后,再将他们扒的干干净净,手脚交缠着丢到四合院里的公共厕所。

“何雨柱,张阳德,希望你们这次能记住这个教训。”

方承宣拍了拍手,悄悄回去。

翌日清晨。

一声尖叫响在院子外。

“啊,抓贼啊,有贼!”陈云英一边抄起板凳砸打倒在地上的男人,一边喊道。

四合院里的人瞬间都探出个头。

方承宣听到这一声,猛地被惊醒,打了个哈欠,穿戴整齐走出门。

就看到陈云英拿着个长条板凳,一脸凶悍之色的看着苏醒过来的三大爷阎书斋。

“承宣,这个人偷了昨天别人送给你的东西。”陈云英一看方承宣出来,立刻冲着方承宣道。

方承宣朝着三大爷阎书斋看过去。

“陈大娘,你去一趟执法所报案。”方承宣面色淡冷,周身气息沉甸甸,抬眸间,满是不好招惹的气息。

陈云英立刻点头:“我这就去。”

说着就往四合院外跑去。

三大爷阎书斋见状,连忙冲着方承宣道:“方承宣,别报案,这就是个误会,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在你家厨房门口。”

方承宣朝着厨房看了一眼。

他眼神凉凉的落在三大爷阎书斋的身上,“误不误会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家厨房里的东西都没有了,而三大爷你倒在我家厨房门口,身边还有一个蛇皮袋里装着我家的东西。”

三大爷阎书斋看着一去没有了身影的陈云英,心中着急的很。

虽然厨房里的东西,他只偷了手头这一蛇皮袋的,但是其他的可不是他偷的。

而且他这不也没有偷成功,可一报案,怕就成了他全部偷的。

“方承宣,我真的没有偷你家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在这里。”

“大家一个院子里的,我又是这个大院的三大爷,我怎么可能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三大爷阎书斋一把撇开手里攥着的蛇皮袋,一句一句着急的解释。

方承宣脸色冰冷一边,薄唇冷蔑上扬,“三大爷这话,还是跟执法者说吧!”

“我倒是没有想到,不过是三大爷想要占我家的便宜,我没有允许占,三大爷大晚上的居然就来偷家。”

“亏了三大爷还是老师,读书人,品德竟如此败坏,莫不是在学校里,教孩子们的就是如何偷别人的家?”

方承宣冷冷嘲讽。

他本不欲招惹这群禽兽,三大爷喜欢算计,爱占便宜也无妨,他求人办事,总的给别人点好处,也不计较。

但三大爷把他当冤大头,甚至还拿怜云的事情威胁他,如今更是偷到他家来。

就不能忍了!

方承宣心情不好,面色严肃冷沉的吓人,周围围绕上来的人,一个个噤若寒蝉。

一大爷易中海也听到动静。

看到这一幕走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方承宣,你三大爷是读书人,又是老师,不会做偷盗这种事情的。”

“会不会做,得执法者调查后由他们来说,一大爷这是比执法者还权利大?”

方承宣眼神轻蔑,语气讽刺的看向一大爷易中海。

“方承宣,我没有说我权利比执法者大,我只是认为不是你三大爷做的。”

一大爷易中海一副老好人模样,语重心长公正的看着方承宣道。这候章汜

方承宣嗤笑了声。

“一大爷亲眼看到了?”

“还是东西是一大爷偷的,所以一大爷笃定不是三大爷偷的?”

方承宣满脸都是鄙夷。

一次两次被他下面子,到如今居然还敢管他的事情?

一大爷易中海脸色顿时一沉,呵斥道:“方承宣你怎么说话的?”

“我说错了吗?”

方承宣仰起下巴,一脸挑衅。

“满大院的人,不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