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长生话音刚落,突然整个小山峰峰顶,紫光大盛!

无数道霞光从朝阳处,涌上小山峰!

天地灵气疯狂朝着小山峰汇聚,化作一朵朵金色莲花落在小山峰上。

充满道韵的大道之音回荡在小山峰上空!

天生异象!紫气东来!

有人悟道了!

陈长生眼眸一凝,站起身周身青光大盛,小山峰外,无数大阵瞬间被激活。

原本异象丛生的小山峰在外人眼中重新变成了平常的样子。

站在树枝上负手而立的白飞羽,缓缓睁开双眼,紫气在双眸中流转。

周身剑气内敛,但却给人一种藏于鞘内的宝剑一般。

胡涂涂明显感觉到,四周的一切似乎都化成了一柄柄飞剑。

房子,草木,地面上的青砖,乃至空气都如同一柄柄利剑一般!

白飞羽轻声说道:

“万物皆为吾剑!”

顿时在小山峰之上,响起无数剑鸣之声,无数看不到的剑在回应着白飞羽的声音!

原本晴朗的天空顿时玄黄之气翻涌,琴瑟之音,擂鼓之鸣。

仿佛天地也在为白飞羽庆祝一般!

骑在屋顶上站在修理房顶的冷青松停下手中的锤子,看向站在树枝之上的白飞羽。

眼中闪过强烈的战意!

白飞羽所悟的剑道,正是和自己截然相反的一条道。

原本自己也可以走上这条路,但自己拒绝了。

比起万物皆为吾剑,冷青松更相信自己手中的剑,也更相信自己!

冷青松身边的宝剑似乎再也回应着战意高涨的主人,发出阵阵轻鸣声。

而站在树枝之上的白飞羽陷入一种玄之又玄的悟道状态。

境界飞涨,体内真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汇聚旋转。

一颗璀璨的金丹从澎湃的真元中一跃而出!

丹成!

白飞羽仰天长啸,纵身一跃而起,直冲云霄,无数剑鸣声同时响起。

站在屋顶之上的冷青松此刻终于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战意,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朝着白飞羽冲去!

比起白飞羽万物皆为剑,冷青松则如同一柄孤傲的长剑直冲云霄!

“哈哈哈!来的好!”白飞羽畅快的大笑起来,化作一道白色的流光朝着冷青松冲去!

初入结丹期,完美剑心已成。

自己现在正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来抒发自己心中的豪气!

一黑一白两道流光,在天空之中瞬息碰撞数百下。

两人没有动用自己的剑意,只比拼剑招。

如果两个动用自己的剑意,在结丹期修士的攻击余威之下,小山峰都能被他们拆了。

更别说两人现在虽然同处于结丹期,但对上元婴期的修士,也可以轻易的一剑斩杀!

不能越级杀敌,叫什么天才?

两人交战在一起,天空之中响起无数双剑交错的金石之音。

密集如雨骤一般!

下方的胡涂涂看着天空中散发着强大威压的两人,仅仅是对拼剑招,两人不经意间散发出的剑威都让自己身体僵硬,无法动弹。

煌煌剑气,让人不敢对视!

看着两人凶险万分,精彩绝伦的对战,胡涂涂在心里确认,如果是自己,对上两人中的任何一人,一招都能把自己的狐狸尾巴给斩下来!

这是结丹吗?怎么比族中那些大妖给自己的压迫感都强烈!

“他们明明和自己一样都是结丹期啊!爷爷!这和涂涂我的结丹不一样啊!”胡涂涂在心里狂喊。

陈长生周身青光大盛,苦苦支撑着小山峰四周的大阵。

两人的无形中的剑意对于自己辛苦布在小山峰四周的大阵来说,不亚于山呼海啸般的撞击。

但为了稳妥起见,陈长生还是不愿意让小山峰发生的事情被其他山峰上的人看到!

稳住!别浪啊!你们两个混蛋!

陈长生在心里狂骂两个逆子,这些剑修总是一时兴起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正当陈长生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欧阳屋里面突然响起一声咒骂:“大清早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随着欧阳的声音响起,小山峰上的异象为之一顿。

一股如同海啸般的真气从欧阳房间冲出,直接冲散了天空之上的玄黄之气。

天空顿时一片晴朗,所有的大道梵音,玄黄之气,霎时间消失不见。

激烈交战的白飞羽和冷青松,直接被如同海啸般的真气掀飞了出去。

两人倒飞着直接砸出了小山峰之外。

欧阳双眼泛红衣衫不整的从屋里气冲冲的走出来,骂骂咧咧的穿着衣服,手中拿着一把纸叠的扇子。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