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难了。

看着自家小师妹哀求期盼的目光,欧阳根本不忍心拒绝。

但怀里的这只藏狐可是渡劫期的八尾灵狐啊!

虽然欧阳不觉得渡劫期有多强,但在外面,任何一个渡劫期的强者就算是去九大圣地,都会被尊为座上宾!

哪有把渡劫期强者当宠物养的?

渡劫期强者的面子不要了啊!

“我愿意!”胡言突然传音给欧阳说道。

“?”欧阳一脸惊讶的看向胡涂涂怀中胡言那双死鱼眼。

“她是我的族人,我也想看看,身为我族的妖修为什么会来青云宗,而且她是千百年来第一个夸我可爱的族人!”胡言平淡的说道。

“这理由未免太牵强了一点吧?”欧阳狐疑的看着胡言,他一时之间搞不清楚,眼前的藏狐什么成分。

但身为练气期的自己又不会传音这种高端的术法,只能用眼神询问胡言。

胡言心中自然有着自己的小九九,一方面自己对于青丘山虽然有着极大的仇恨,但这种仇恨是从小被歧视长相慢慢滋长的。

现在竟然有族人夸自己长的可爱,而且是那种发自真心的赞美,这让胡言感觉到一种族人之间的认同感。

人与妖不同。

妖族还保留了一定的动物的习惯,而狐族的妖修对于外表的注重几乎和自己的性命一样重要。

在满是俊男靓女的狐族之中,自己长期就是一个异类,被嘲笑,被戏弄。

现在突然有一个同类认同自己,这让胡言冰封的心有了些许松动!

而另一方面,便是因为欧阳。

渡劫期已经是这个世界的顶点,仙路漫漫,自己竟然站在了终点,假以时日自己一定可以累积到渡劫九重。

但那之后呢?

那之后便没有了。

从上古到现在,仙便不存在了。

但现在一位仙人就站在自己面前!

胡言敏锐感觉到了自己的机缘就在欧阳身上的胡涂涂,也更加确信,自己要呆在欧阳身边!

这女娃开口说要养着自己,正好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事情!

至于渡劫期强者的尊严。

呵,铃铛都被人家随意看了。

那种东西还存在吗?

在胡涂涂的开口哀求之下,胡言也不反对。

欧阳根本找不出任何理由拒绝。

唯一可能的坏处就是这只藏狐想要夺舍自家小师妹的九尾天狐的身体!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如真的把藏狐带回去。

与其把居心叵测者放回暗处,倒不如放在明处。

如果这只藏狐想要神魂夺舍自家的小师妹,小山峰上可是有玩弄神魂的大手子在那里的!

欧阳打定了主意,藏狐打定了主意,胡涂涂得到自己的新宠物。

三方皆大欢喜,喜气洋洋的便朝着小山峰的方向走去。

初秋的风已经不那么的燥热,带着清爽。

欧阳招了招手,用真气从山林间采下两颗灵果,和胡涂涂一边吃一边往小山峰的方向赶。

背篓里面装着那只三头怪鸟的心脏和妖丹,还有今天采摘的灵草。

胡涂涂哼起了不知名的童谣,回荡在栈道上。

一切显得那么岁月静好。

突然一道金光从天空中划过,飞到欧阳面前。

是一只纸鹤!

欧阳伸出手,纸鹤稳稳的落在手心,随即摊开成了一张纸。

看到纸上的落款,欧阳这才想起来,小师妹进入青云宗的手续还没办的。

黄纸上的落款是青云峰,也就是青云宗的主峰。

每当有新收的内门弟子,都要前往青云峰点燃自己的本命长明灯。

这种长明灯不是控制弟子的手段,反而是保护弟子的手段。

只要长明灯一直亮着,那就说明灯的主人还活着。

如果灯火变得暗淡,那么就说明,灯的主人受了伤。

青云峰上看护灯的护卫会动用秘法找到灯主人所在的位置,然后进行救援。

这是身为九大圣地之一的青云宗给予内门弟子的保障,也是大宗门对于自家弟子爱护的表现。

只有点燃了长明灯,领取了腰牌,录入青云宗的宗谱,青云宗才会承认这人是宗门弟子!

这只纸鹤正是提醒自己该带着自家小师妹去办手续了。

记得上一次办手续还是在五六年前,小白入门的时候。

要不是这只纸鹤,自己都快忘了这回事了。

欧阳手指当笔,真气为墨,在黄纸上歪歪斜斜的写了三个字:

“知道了!”

随后往黄纸中注入自己的真气。

黄纸随即再次幻化成纸鹤,欢快的在欧阳身边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