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上瞬间乌云密布,在乌云深处响起九声闷雷声。

原本黑色的乌云闪起九次闪电。

这代表着陈长生刚才所立下的天道誓言已经被天道承认了!

天道誓言一成,在场的所有人脸上都变得十分的难看起来。

陈长生手掐法诀,天空中数百分身瞬间回到了自己衣袖中。

强撑着精神,手中长剑朝着天空之中的金色大阵飞去,繁杂玄奥的金色大阵缓缓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陈长生答应放凌风两人离开,但随即看了一眼昏迷的祖渊,怒急攻心下仰头吐出一口鲜血,倒在旁边的白飞羽怀中。

天空恢复了晴朗,但肃杀之意却比之刚才更加的浓烈!

原本只是陈长生对凌风怀中昏迷的祖渊有杀意。

现在整个小山峰上的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凌风怀中的祖渊。

冷青松持剑立在凌风面前,而白飞羽从空中落下来,把陈长生放在了躺椅上。然后再次腾空而起,挡住了凌风两人的去路。

两人一前一后堵住了凌风的退路,并巧妙的形成互为攻守的态势。

都拥有剑意的两人在一瞬间达成了一致目标,如果要出手,势必要做到一击必杀。

因为两人都很清楚,陈长生立下了天道誓言,如果完不成,陈长生势必将身死道消!

祖渊现在就在凌风怀中,只要欧阳开口,两人便帮陈长生完成刚才立下的天道誓言。

十年?用不了那么久,十息两人就可以把祖渊斩成碎片!

杀人需要理由吗?

自家师兄弟需要他死。

那就够了!

同时抽出长剑的冷青松和白飞羽身上不由自主的散发着自己的剑意。

两人的剑意都是攻伐极致的剑意,当两股剑意爆发之时,比起刚才数百分身的陈长生,肃杀之意更甚!

两股绝强的剑意瞬间笼罩住了抱着祖渊的凌风。

凌风苦笑了一声,默默的把昏迷的祖渊放在了身后的白鹤身上。

当陈长生立下天道誓言的那一刻,凌风也知道了陈长生和自己这个小师弟肯定有着血海深仇。

这种血海深仇甚至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他也不清楚自己这个才入山门的小师弟到底对陈长生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但绝对不下于,祖渊杀了陈长生全家。

但身为师兄的凌风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师弟不明不白的死在自己面前。

自己不但是他师兄,更是掌门弟子,自己可做不出来抛弃自己师弟独自苟活这种事情。

凌风抽出双剑,深吸一口气,双眼一凝,直面两股绝强的剑意。

比刚才面对数百元婴期分身的陈长生时压力还要大。

剑意只有出神魂出窍的出窍期的大修士才可以接触到的高级东西。

就算是元婴三重境的自己也不过刚刚摸到剑意的门槛。

怎么小山峰上竟然有修士在结丹期就能够领悟剑意?

而且还是两位?

这已经不是怪物了,简直就是见了鬼了!

凌风双手持剑,原本只有雏形的剑意在体内根本不敢现形。

没有成形的剑意在完整剑意面前,瞬间就会被绞杀殆尽。

剑修原本就是舍弃了所有防御的极致攻伐。

平时练剑时,动不动就会非死即残,更别说现在双方要拼命了!

而对于剑修而言,拥有剑意和没有拥有,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凌风元婴三重境在两个结丹期的师弟面前,仅仅是握剑都要废很大的劲。

当然,如果凌风要是丢下手中的剑会好很多。

但这样也代表着凌风将要舍弃自己的剑道,舍弃掉自己的道!

舍弃掉自己的道,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比杀了他还残酷。

所以就算是被冷青松两人的剑意压制,凌风也不愿意放下手中的剑。

突然,下方的欧阳开口了:“老凌,你师弟吐血了,我师弟也吐血了,这事儿就这样算了吧?”

欧阳的话简直就是凌风现在的救命稻草,凌风连忙开口说道:“那是自然,只不过是小孩子斗气比试而已,比试已经结束了。”

“让他们走!”欧阳走到陈长生面前,抬起手搭在陈长生的脉搏上,头也不回的说道。

“师兄!”白飞羽还想说些什么,他以为欧阳不知道刚才陈长生立下的天道誓言有多么的严重,所以想开口提醒道。

“让他们走!”欧阳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瓶,倒出一枚丹药喂给陈长生淡淡的说道。

冷青松和白飞羽不甘心的从空中落了下来。

凌风如蒙大赦一般,胡乱的朝着欧阳拱了拱手,坐上白鹤,准备带着自己的师弟离开。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