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事,凌风自然不敢做主,只能回答会向掌门报告。

当凌风骑着白鹤疯了一样往远处跑,直到消失在天边之后。

欧阳才叹了口气,看着冷青松三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看看看,看什么看,我脸上又没长花!”欧阳没好气的开口说道。

“大师兄,那个祖渊会不会不等宗门大比就跑了啊?”白飞羽开口问道。

这个世界十分的广阔,就算是前世身为剑仙的自己都没有窥其全貌。

如果祖渊真的害怕躲起来,那找他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了。

毕竟只需要躲十年,陈长生未完成天道誓约而身死道消之后,祖渊就可以正大光明的重新做人了。

“不然能怎么办?现在去青云峰把那小子四肢砍下来?喂!你给我回来!我没叫你去!”欧阳生气的说道。

但没想到冷青松蹭的一下站起来,拿起剑就往外走!

这小老弟太耿直了点,有事儿他是真上啊!

欧阳叫住准备去砍断祖渊四肢的冷青松,劈头盖脸的又是一顿骂。

胡涂涂抱着藏狐一脸担忧的看着躺在躺椅上的陈长生说道:“三师兄不会有事吧?我刚才看到他都吐血了,肯定很疼吧?”

欧阳看着一脸哭相的胡涂涂连忙开口安慰道:“不碍事的,长生只是真元耗尽,再加上急火攻心牵动内腑才吐血的,这口淤血不吐出来,反而才有害处!”

哄好了胡涂涂,叮嘱白飞羽看紧满脑子都是干仗的冷青松,欧阳这才抱起陈长生送到陈长生的房间。

陈长生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自己又回到前世。

在那个永无天日的世界里,自己一身血污,不断地砍杀着冲上来的魔头。

血污糊住了自己的双眼,视线都变得模糊,体内经脉尽断,一丝真元都调动不起,只剩下本能的砍杀。

但就算这样,陈长生依旧紧紧握着自己手中的剑。

突然自己眼前的景色一变,那道自己到现在都没有忘记的脸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俊美到妖异的男子一身血红色的长袍,眉间的竖瞳透着邪恶,头生双角,背生黑翅。

整个人浑身上下被无尽的冤魂缠绕着,像是地府中走出来的恶鬼!

那张脸正是祖渊!

魔族圣皇!

掀起这场末世的罪魁祸首之一!

此时的祖渊手持一把血红色的长刀,手中提着一颗头颅,正在仰天长笑。

此时的祖渊已经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魔头。

他杀了陈长生认识的所有人,几乎把整个世界搅的天翻地覆!

而陈长生看到祖渊手中的头颅一瞬间,双目流着血泪拼命的嘶吼。

那颗头颅正是欧阳!

在末世之中,欧阳始终挡在自己的最前面,最危险最可怕的事情都有师兄给自己遮风避雨。

直到欧阳惨死在自己面前,还在让自己拼命的逃!

陈长生想要报仇,没日没夜的想,想到走火入魔,但面对已经成就仙人的祖渊,自己始终渺小的如同蝼蚁一般!

突然,祖渊手中欧阳的头颅猛的睁开紧闭的双眼,朝着自己大喊:“快逃啊!”

“啊!……”

陈长生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冷汗已经浸透了衣衫。

“做噩梦了?”

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陈长生听到这个声音,眼泪瞬间流了下来,慌忙用袖子遮住眼睛,闷声说道:“汗蛰到眼睛了。”

欧阳看着掩盖自己窘相的陈长生,轻笑了一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目光平和的说道:“怪师兄阻止你杀掉祖渊吗?”

陈长生摇了摇头,心里也有些后悔,从重生到现在自己一直小心谨慎,没想到再见仇敌之时,自己还是被仇恨冲昏了头。

不但没有杀掉祖渊,现在反而还打草惊蛇了。

陈长生闷闷的说道:“我知道师兄在担心什么,如果我杀掉了他,恐怕青云宗乃至整个修行界都没有我容身之所了。”

宗门之中,严禁内斗,同门相残这种事,被宗门知道了,轻则废掉修为逐出山门,重则直接打杀!

如果陈长生真的杀掉了祖渊,那也算是杀掉了自己。

这是两败俱伤的做法,欧阳自然不会同意陈长生这样做。

所以在放凌风走的时候,他逼着凌风承认,刚才陈长生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同门之间的切磋。

只要当事人都承认是切磋,那就追究不了陈长生的责任。

欧阳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师弟,重生回来的陈长生应该知道祖渊的身份。

祖渊是魔族圣子这件事,欧阳也清楚。

但这种事情红口白牙的说出来,会有人信吗?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