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们大师兄,天塌不下来!”

平淡的语气陈述着霸气的宣言,这个逼装的自然而且逼格很高。

欧阳走出陈长生的房间时都忍不住在心里为自己喝彩。

在自己这群大佬师弟面前装逼实在是太爽了,就像是喝了八二年可乐般冰爽!

欧阳关上陈长生的房门,目光转向院子。

枝叶繁茂的大树下,一只方脸藏狐正坐在石桌前,捧着一杯茶看月亮。

“挺有闲情雅致的啊!你就不怕我那些师弟发现你是妖?”欧阳走到方脸狐狸对面给自己也倒上了一杯茶说道。

胡言端起茶轻抿了一口,耷拉的后腿不由自主的翘起二郎腿,巧妙的隐藏住自己的铃铛,才悠悠的开口说道:“我已经屏蔽了自己的气息,这些小子虽然天赋惊艳,但在我面前还是不够看的,话说回来前辈是一个很好的师兄。”

“别前辈前辈的叫了,其实我也没多大。”欧阳一边说把手中的茶一饮而尽,满嘴茶香,甚至有一丝丝天地元气在嘴中回荡。

“好茶!”欧阳眼睛一亮,伸手就要再来一壶!

胡言眼疾手快的从欧阳手中抢下茶壶,有些心疼的说道:“这可是万年灵茶树上的茶叶,有你这样喝茶的吗?”

欧阳撇了撇嘴,这只狐狸长的丑还小气,没好气的说道:“你到底是想在这里待多久?”

欧阳可不相信,一只渡劫期的大妖会老老实实的一直守在胡涂涂的身边,心甘情愿的当一只宠物。

胡言小心的收起茶壶,重新捧起自己手中的茶杯,看着月亮说道:“一开始我只是好奇这个有着九尾血脉的族人到底来青云宗干什么,现在我更想知道她是否真的能突破到九尾天狐。”

“真那么无聊?”欧阳狐疑的问道。

“不然呢,渡劫期之后的修士生命可是很悠长的,而且没有了再往上的可能,那么漫长的岁月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胡言耸了耸肩说道。

“我也没感觉渡劫期有多厉害啊,又不是没揍过。”欧阳看着一脸装逼的胡言,心里小声腹议道。

胡言一双狐狸眼看着欧阳,似乎能看出欧阳在想些什么,轻笑了一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你真以为渡劫期是单纯的境界高?小子,我承认你真气庞大到就算是我都觉得恐怖的地步,但我如果想要杀你,还是可以做到的!”

听到这话的欧阳并没有生气,反而认真的点了点头,这种事情欧阳心里很清楚,不管是后山上的供奉还是掌门和师父,和自己大多都是玩闹性质,甚至觉得有趣。

活了几千年的老东西,修炼到了这个世界的顶点的存在,哪个没有两把刷子,欧阳不会真的认为,眼前的胡言就那么轻松的被一根捆仙绳给制服了。

“那您准备一直守着涂涂到她突破九尾天狐的境界?”欧阳好奇的问道。

胡言摇了摇头说道:“青丘狐族从七尾突破到八尾就已经是万年难遇了,想要突破九尾更是难上加难,每只狐狸都有自己的运法,我的路不一定适合她。”

“但我可以守护她到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之后再离开。”胡言开口说道,但随即又笑了起来,“说是守护她,但有你和你那些师弟,我想这个世界她也大可去的,我可能也就只是想单纯的留在她身边。”

“?”这老东西说话怎么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欧阳都被胡言绕的有些晕了。

胡言从凳子上跳下来,月光洒在他褐色的毛皮上,蒸腾起月光精华缓缓被他吸入体内。

“我很满意她给我起的名字,因为现在的我叫帅哥!”胡言嘿嘿一笑,化作一道清风直接飞回了胡涂涂的房间里。

这只狐狸性子还真是古怪啊!

欧阳看向月亮,这个世界的月亮异常的大,像是伸手就可以摸到一样。

可能是这个世界缺少光污染,所以显得很原生态。

突然欧阳眼眸一凝,从月亮之中飞来一只木舟

木舟无风而飞,木舟之上站着两个年轻人,一人摇着桨做划船状,一人则站在舟头手持纸笔。

木舟越飞越近,欧阳看到木舟之上刻着一个刑字,顿时明白了来人是什么人。

青云宗刑峰的修士!

刑峰上的修士主管青云宗宗法,对于任何违反青云宗宗法的人和事情,他们都有权利调查,就算是掌门他们也照查不误。

刑峰上的修士最少都是结丹起步,每天都阴着一张脸,一双眼睛总是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你。

所以刑峰上的修士又被其他峰的人咬牙切齿的称为宗狗!

木舟飞到近处,手持纸笔的年轻人对着欧阳拱了拱手说道:“欧阳师兄还没睡的?”

欧阳伸手还礼,明知故问道:“这几天有些失眠,什么风把你俩个无常吹过来了?”

眼前的两人一黑一白,名字也十分奇特,一个叫白无常,一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