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青云峰的凌风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在一旁的垫子上放着昏迷的祖渊。

两人在一处小宅院中,正座上一个身穿马褂,手持蒲扇的老头正眉头紧锁的看着祖渊。

这个没个正形的老头正是青云宗现任掌教。

洞虚子!

外界传言,青云宗现任掌门一身实力深不可测,甚至已经摸到了仙人境的门槛了!

“欧阳那小子真的这样说?”洞虚子有些蛋疼的开口问道。

已经把事情原委讲了一遍的凌风点了点头,随即附身跪拜道:“徒弟修为尚浅,未能保护小师弟周全,还请师父责罚。”

洞虚子看着跪在地上,低头不起的凌风,顿时叹了口气说道:“真如你所说那样,你能把你师弟带回来,我都已经感觉很意外了!你已经做的很好了,那山头上的就没一个正常人!”

天道誓言啊,就算是修行者真的发下誓言,想要引起天道注意,并得到天道许可,寻常的修行者是无法做到的。

你当天道是烂大街的货色吗?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引的天道见证?

只有身负大气运者对另一位大气运者所发下的毒誓才可能会引起天道的注意。

这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了陈长生和祖渊都是天道承认的大气运者!

凌风没有能保护好祖渊,洞虚子并没有怪他。

凌风常年在青云峰修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修行上的事情,其他的都充耳不闻,自然不知道小山峰上住的都是些什么妖孽!

虽然洞虚子这样说,但凌风还是执拗的不肯抬起头。

洞虚子只能无奈的说道:“既然你执意领罚,那回去把黄庭经抄默五百遍。”

“谨遵师父法旨!”凌风附身开口回答道。

洞虚子有些蛋疼的看着凌风,自己这个徒弟什么都好,资质也凑合,就是为人太正直了一点,正直的过头了,甚至有些钻牛角尖。

自己这个徒弟从小除了修炼就没有出过青云峰,看问题的角度永远都是非黑即白,就像是一朵白莲花一样。

洞虚子从衣袖中飞出一粒丹药,用真元把药力化开,洒在祖渊身上。

原本表情有些痛苦的祖渊,脸上重新恢复了平静,气息也平稳了不少。

洞虚子一挥手,祖渊便消失在了大殿之中,只剩下洞虚子和凌风两人。

“你知道天道誓言意味着什么吗?”洞虚子开口问道。

“不死不休!”凌风开口回答道。

“那你就不怀疑你师弟有问题?”洞虚子开口说道。

凌风摇了摇头说道:“师弟是师父亲手交给我的,我不相信师弟能有什么问题,肯定是哪里有些误会!”

洞虚子被凌风噎的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说道:“如果真的是你师弟有问题,那你该怎么办?”

“我既然身为师兄,那我就有责任把师弟重新领回正道上来!”凌风沉声回答道。

洞虚子一脸错愕的看着凌风,感觉这小子浑身冒着佛光,修道真是可惜了,这小子应该去当和尚啊!

“青云宗要是真交到这小子手里,恐怕不出三十年就能被灭门!自己收的都是些什么玩意?”洞虚子郁闷的对着凌风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滚蛋了。

凌风躬身行礼退出师父的房间,径直朝着祖渊的房间走去。

“天道誓言?明明我算的没错啊!欧阳那小子的师弟到底和祖渊有着什么血海深仇?”等到凌风走了出去之后,洞虚子疑惑不解的摸着自己胡子喃喃自语道。

打开祖渊的房间,祖渊已经醒了过来,正盘坐在床上调息,凌风安静的看着正在调息的祖渊,默不作声。

良久,祖渊才缓缓睁开眼,自己强行提升境界,并在一瞬间斩杀三名堪比元婴期的修士,这种越级挑战对于筋脉的损伤十分的严重。

“感觉怎么样?祖渊师弟?”凌风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凌风正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目光关切且温柔。

祖渊眼中闪过一丝戾气,要不是自己这个白莲花师兄让自己去送信,自己怎么会受伤?

就算他不是故意的,这笔账也有他一部分责任!

等到自己拿到了传说中青云宗的镇教之宝,一定要屠戮青云宗满门。

“祖渊师弟?你没事吧?”凌风关切的走到祖渊身边,摸了摸祖渊的额头问道。

祖渊闪身躲过凌风伸过来的手,脸上挂起一个笑容说道:“谢谢师兄关心,我已经没事了,多谢师兄今天的救命之恩,祖渊没齿难忘!”

“是吗?没齿难忘吗?那就好!”凌风的语气突然陡转之下,如寒风刮骨一般。

凌风话音刚落,祖渊突然感觉到四周的气温飞快的降低,刚想抬头看向凌风,却被粗暴的一只手捏住了脖子提了起来。

凌风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祖渊,全然没有平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