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家伙老眼昏花收了个魔族圣子还护短?

抛开这个不谈,这件事的确是陈长生先动的手。

欧阳低声说道:“你家徒弟不识礼数,我师弟替你管管怎么了?”

洞虚子同样低声说道:“不识礼数就打成重伤?你小山峰的规矩比我青云峰还大?”

““你新收那个徒弟有问题!”

“笑死,你小山峰的哪个人不是问题儿童?”

“我师妹在这,给我点面子。”

“你现在还揪着我胡子的,我身为掌教不要面子的吗?”

“你想要什么?直说!”欧阳不耐烦的说道。

“回去劝劝你师弟,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洞虚子想了想开口说道。

欧阳蛋疼的说道:“我也想让他算了,但是天道誓言都立了,怎么算?”

“那就是不能办了?那我也不能办!”洞虚子开口耍赖道。

欧阳看着和自己耍赖皮的老头,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从小到大,自己和这个老头打嘴仗都没赢过。

“换个要求,这事儿我真办不到。要不然我们就出去另立门户了!”欧阳开口威胁道。

“下个月就是宗门大比,我需要一龙一凤,两只瑞兽撑场面!”洞虚子这才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

“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种东西出来,肯定会引天罚的!”欧阳摇了摇头再次拒绝道。

洞虚子顿时生气了,声音也大了起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弟子白挨打了?点长明灯?点鬼去吧,有本事把我点了!”

欧阳看着似乎真的准备耍赖到底的洞虚子,只好无奈的说道:“行行行,下个月宗门大比,我给你整一条龙,一只凤。”

两人做好交易之后,洞虚子一把扯回自己的胡子,再次恢复了仙风道骨的模样,和蔼的看着胡涂涂说道:“女娃,天资不错,看来胡云又收了一个好徒弟,走吧,跟我来吧!”

胡涂涂看着眼前的洞虚子,又看了看对着自己点了点头的欧阳,她怀疑刚才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那可是青云宗的掌教啊!

九大圣地之一的青云宗!

修行界扛把子之一的青云宗掌教,就那样被自己家的师兄拽着胡子骂骂咧咧的。

而掌教竟然还没有生气,反而和自家师兄骂骂咧咧的对骂。

胡涂涂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但看到自家师兄朝自己点头,胡涂涂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洞虚子走到祭台前。

洞虚子看了一眼欧阳,欧阳知趣的走出大殿,小心的关好门,然后坐在门外的石阶上。

洞虚子与其说是掌教,其实也算的上自己的半个师傅。

早年间,自家那个没个正形的师父到处跑,回来的次数极少,自己和冷青松刚到小山峰的时候,小山峰上还是一片荒地。

从小山峰的开山到建立,都是屋里的掌教跑前跑后的张罗的。

所以欧阳和洞虚子自然很熟络。

熟络到小山峰山门前蹲着守山门的两个石狮子都被洞虚子拐走了。

刚才答应洞虚子的一龙一凤,其实和石狮子一样,不过是自己用真气点化出来的。

但龙凤这种天生带有道韵的神兽,随意点化会引来天罚雷劫。

以前欧阳因为好奇曾经试着点化过,差点没被劈死在雷劫里面。

欧阳冥冥中感觉到,点化这种神兽,对自己只有害处没有什么好处。

这次洞虚子突然开口要这东西干什么?

就算是点化出来,这种神兽性格极其高傲,宁愿死也不愿意听从修士的命令,下命令的是欧阳也不行。

点化这种东西,除了见识见识神兽长什么样子之外,一点用都没有。

欧阳叹了一口气,从衣兜里掏出自己那本《五行遁法基础入门大全》看了起来。

后殿中的洞虚子看着眼前忐忑的胡涂涂,笑呵呵的说道:“女娃娃,没事的,只是点个灯罢了。不用紧张。”

胡涂涂乖巧的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掌教爷爷。”

这声童音的掌教爷爷逗得洞虚子哈哈大笑,自家师弟胡云可算是收了一个正儿八经的老实徒弟。

比起门口那个动不动就揪自己胡子的小王八蛋好了不知道多少!

洞虚子抬起手中的拂尘一挥,一盏油灯从祭台上飞出,落在胡涂涂面前,洞虚子脸色一整开口说道:

“胡涂涂,你可愿入我青云宗,守我青云宗门规宗法?”

“弟子愿意!”

“胡涂涂,你可愿匡扶正义,除魔卫道,保天地清明?”

“弟子愿意!”

“胡涂涂,你可愿一心求道,不贪世俗权势富贵?”

“弟子愿意!”

“很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