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石阶上的欧阳翻着手中的书,水系术法的水龙和火系术法的火凤正好符合老头子的要求。

天地元气可化为五行万物,在这个世界,天地元气几乎无所不能。

术则是以修行者身体内的真气,真元,以一种特定的运行方式,加以敕令,符咒,阵法一系列的手段。

以自身的天地元气勾连天地之间的天地元气,使天地元气以风火土水雷木金等具象化的手法进行攻击或者防御。

越是高深的术,要求修士的自身的真气储量和对于五行之道的体悟也更高。

与之对应的便是术的强度也会更高。

有修为高深的术士,可以用术法改变地形地貌,影响天气,使白天变成黑夜,使暴雨骤停。天地倒转!

端的恐怖如斯。

而术只是修行之人对于天地元气的一种使用方法,

大道三千,各人追求的道不同,天地元气可演变的变化也是神鬼莫测。

那么高深的东西,欧阳一个也不懂,他对于术法的理解,就是双手一拍,喊什么来什么。

用一次就忘,忘了重新看一遍。

就比如现在,上次刚用过的水龙,现在忘得一点影都没有了。

拿起书看了一遍水龙术的运行路线,刚合上书已经忘的七七八八了。

自己那一点根骨,真的像是有毒一样。

突然后殿的大门开了,洞虚子和胡涂涂走了出来。

欧阳把书装回衣兜里,刚准备问胡涂涂顺利不顺利,却看到胡涂涂双眼像兔子一样通红。

明显刚刚哭过,一副小可怜的样子。

???

欧阳上前一步,拽住洞虚子的胡子,恶狠狠的说道:“老头,我都答应你了,你又变卦了?”

“诶,疼疼疼!你小子能不能把事情问清楚再动手?和我有关系吗?”洞虚子一边掰着欧阳的手,一边气急败坏的开口骂道。

“师兄,和掌教爷爷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的原因!”胡涂涂抽了抽鼻子囔声说道。

说完胡涂涂还伸出小手拉住欧阳的衣角,一脸乞求的看着欧阳说道:“师兄,我们回小山峰好不好啊!我现在想回去了。”

欧阳看了看胡涂涂,随即松开了洞虚子的胡子,抱起胡涂涂说道:“放心,涂涂,师兄在这的,师兄给你撑腰,放心说出来,没有哪个老不死的敢欺负你。”

欧阳说着还斜着眼看向洞虚子,洞虚子恼怒的说道:“你小子就差指名道姓的说我了是吧?”

欧阳还想还嘴,却被胡涂涂伸出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洞虚子看着懂事的胡涂涂,心中大慰,突然想到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一只纸鹤递给胡涂涂说道:“论辈分,我还是你师伯,既然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那这只纸鹤就送给你吧!”

胡涂涂接过纸鹤,小声的说了声:“谢谢掌教师伯爷爷。”

欧阳则撇了撇嘴说道:“你还真是抠的要死,第一次见面的见面礼,竟然给人一张破纸?”

“滚滚滚!我看见你小子就折寿,快点滚!”洞虚子不耐烦的对着欧阳摆着手骂道,说完抬手一扫拂尘,整个人便消失在了两人面前。

“抠抠索索的,不愧是师兄弟!”欧阳想起了自己的师父,不由得喃喃骂道。

扭头看向胡涂涂手中的纸鹤,轻咦了一声,从胡涂涂手中拿过纸鹤,自己从纸鹤身上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真气的存在。

是昨天给自己传信的那只纸鹤?

这老家伙真是一毛不拔啊?用过的东西还往外送的。

欧阳手中的纸鹤却扑棱了一下翅膀,从欧阳手中飞了起来,似乎认出了欧阳,在欧阳身边不断的盘旋飞舞。

胡涂涂看着眼前飞舞的纸鹤,也觉得新奇,轻轻抬起手,纸鹤很识相的落在了胡涂涂的手中。

突然,纸鹤亮起一阵白光,消失在了胡涂涂的手中,胡涂涂抬起手,惊讶的看着自己食指指甲上多出来一个纸鹤的图案。

“师兄,这只纸鹤竟然是一件法宝诶!”胡涂涂惊喜的对着欧阳说道。

“?法宝?难道昨天纸鹤飞回去之后,老家伙还重新炼制了一番?”欧阳顿时明白了过来。

法宝是修行之人必备的东西。

不管是对敌还是防御,一件高级法宝能够让所有修士疯狂。

法宝的等级也和法宝的品质息息相关,但总的来说分为五个品级:

法器,法宝,灵宝,道器,道宝。

一件道宝极为的珍贵,整个修行界都没有几件,就算是九大圣地的青云宗如果得到了道宝的消息,也拒绝不了道宝的诱惑。

每一件道宝都代表着一条道的极致,其中蕴含的道韵,足够让一个修士从普通人修炼到传说中的仙人境!

仙人啊!那可是所有的修行之人,梦寐以求的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