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五年一次的青云宗宗门大比,不但是青云宗的盛事,更是整个修行界的大事!

不但依附在青云宗四周的数百宗门掌门会参加,而且其余八大圣地都会派人前来观礼。

风光一时,名声无量!

更是无数想要加入这传承万年的古老宗门的天骄们展示自己的机会!

明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而外门之间的斗争,从现在就开始了。

青云宗的外门弟子有数十万之数,都是从各地赶过来一心求仙问道的天骄们。

外门弟子年岁不能超过十八岁,超过十八岁的弟子将被遣散回家。

所以在十八岁之前要么加入青云宗,要么就回老家结婚。

但好不容易千里迢迢赶过来,就这样回家,岂会甘心?更别说这些能够入外门的弟子,已经是各地出彩的人杰!

所以所有外门弟子都铆足了劲,一刻都不敢放松,生怕身边的师兄弟超过自己。

青云宗的外门才是真正最内卷的地方。

而在青云宗外门的一处山腰处,一个光着膀子,一身古铜色皮肤的年轻人正扛着一根巨大的圆木,一步一个脚印的朝着山顶爬去。

少年面色坚毅,眉宇清秀,生就一副倔强的样子,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在少年的胸口有一道巨大的伤疤,如同一条蜈蚣一般随着少年的动作蠕动着

身上的肌肉被汗水打湿了一遍又一遍,但他眼中只有山顶那最后一阶台阶。

少年走的很稳,每一步都会在青石上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肩膀上的圆木仿佛重若万斤一般。

终于少年把圆木扛到了山顶,但却没有休息,转身扛着圆木再次往山下走去。

还没走,一个身影挡在了少年面前。

“萧师弟,还有一个月就要宗门大比了,你这样锻炼体魄终究不是办法,到现在连引气入体都做不到,是不会有结果的,不如趁还有功夫,快点回去尝试一下引气入体!”一个身穿灰色道袍的少年好心的开口劝道。

少年名叫萧峰,每日扛着重达十万斤的铁金木往返于山路之间,已经成了外门中一道靓丽的风景。

一开始当他开始扛着圆木爬山时,便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有人说他在用这种方法博人眼球。

有人说他是一个连练气期都到不了的废物。

有人说他只想在这里混日子。

当他扛着十万余斤重的铁金木一扛就是五年,

从步履蹒跚,到现在的健步如飞。

所有质疑的声音都消失了。

剩下的便只剩下敬佩。

就算是演戏也好,就算是天赋差也好。

单单是风雨无阻,没有一天休息的扛着金铁木爬山的这种毅力,都让所有人哑口失声。

对于坚持不懈的人,很多人都抱有敬意。

但少年依旧充耳不闻,每日扛着铁金木默默的爬着自己的山。

“萧师弟,外门比试报名已经开始了,快跟我一起下山吧!”旁边的少年看着萧峰依旧准备继续爬山,立刻开口说道。

萧峰身体顿了顿,低声说道:“赵师兄先去,我一会便去!”

被萧峰叫做赵师兄的少年叹了口气,转身便朝着山下奔去。

外门比试的前十名将进入青云宗的宗门大比,如果能得到哪位峰主的青睐,那才能正式进入内门!

萧峰扛着铁金木,眼中闪过一丝坚决:“根骨被夺,丹田被废,父母被杀,兄弟反目,被从小生活在一起的未婚妻羞辱,被家族的人耻笑,总有一天,我萧峰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哈...啊...”欧阳打着哈欠站在外门比试的大门口的一座钟楼上,身边跟着一个微微弯腰,脸上挂满笑容的中年人。

一脸没睡醒的欧阳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外门弟子,感觉有些眼晕,每次外门比试,宗门都会让一峰去负责监督。

这次正好轮到小山峰了,山上的三个逆子对外门这种筑基期之间的菜鸡互啄没有丝毫兴趣,胡涂涂倒是想跟着自己过来。

但毕竟关乎内门弟子的脸面,比较正式,所以欧阳也没有带胡涂涂过来,只身前来当一个吉祥物。

身边满脸堆笑的中年人,是外门的管事师兄。

别看他在欧阳面前笑容满面,但在外门弟子中,他可是有着铁面虎称呼的大恶人。

管事师兄负责外门弟子每月的资源发放,资源的发放是根据弟子对门派的贡献值进行的。

修炼没有资源,修炼的进度将异常的缓慢,所以掌握着外门弟子资源发放的权利,可谓是掌握着外门弟子一半的生杀大权。

而现在他对欧阳点头哈腰的,并不是对欧阳本人,而是对欧阳所代表着的青云宗。

“老孙啊,你放心,我只是过来打酱油的,并不干涉你的事情,外门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