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怒吼引起了一阵骚动。

欧阳饶有兴趣的开口说道:“走,老孙,咱过去看看!”

孙管事脸上带着笑,眼中却闪过一丝怒气,感觉在欧阳面前丢了面子,这显得自己很不会管教外门弟子。

欧阳和孙管事走到跟前,便看到萧峰正光着膀子指着一个坐在桌子前喝茶的年轻人怒吼。

附近的人都窃窃私语。

欧阳拉住一个满脸焦急看热闹的外门弟子开口问道:“师兄,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没看见,刚才萧峰过来报名,那个喝茶的师兄不但不让他报名,还出言嘲讽他!”被欧阳拉住的外门弟子一边看热闹一边头也不回的给欧阳说道。

吃瓜是人类的天性,欧阳更是个中翘楚。

欧阳连忙开口问道:“怎么回事,那个萧峰和对面那个师兄有仇?”

“嗨,什么仇,还不是感觉萧师弟五年如一日的爬山就是为了博眼球然后进入内门,不过五年如一日啊,博眼球我也认了,反正我是做不到。”外门弟子有些感叹的说道。

“哦?那还真是有毅力啊!”欧阳看向少年的目光越发的欣赏。

“谁说不是呢,诶,但有毅力又能怎么样呢?根骨被挖,丹田被废,注定无法修仙,诶,原本的天才沦落成这样,真是可惜!”外门弟子接嘴说道。

这下欧阳算是知道系统评价的废柴流主角是怎么来的了,这模板自己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啊!

不正是前世被写烂的小说主角吗?

此时,场中的气氛变得更加的紧张,萧峰双目通红的看着眼前悠闲喝着茶的师兄,双拳紧握,青筋暴起。

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来到青云宗,五年如一日只为了等这一个机会,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一个羞辱!

不甘,耻辱,愤怒,所有的情绪瞬间涌上心头。

“啊!”萧峰怒吼了一声,一拳砸在身后的铁金木上。

重达万斤的铁金木顿时响起一声沉闷的碎裂声,然后断裂成两截!

四周顿时哗然一片。

“那可是比钢铁还要坚固的铁金木啊!这人竟然一拳能打断!”

“嘶,此子恐怖如斯!”

“歪,该不会是事先锯好的吧?在这给我演戏呢?”

......

对面悠闲喝茶的师兄眼中却闪过一丝不以为然,一拳打碎一根铁金木很拽吗?手都流血了,自己一道风刃都能解决,这算什么本事。

但面对四周议论的声音,他还是站起来咳嗽了一声说道:“萧师弟,不是我不让你报名,是报名的确有修为限制,你连练气都到不了,怎么参加外门比试?”

眼前的师兄说的没错,这条的确是外门比试的前提条件,甚至是为了保护那些不自量力连练气都没有达到的蠢货傻傻的送命。

外门之间的比试,远比内门之间的比试要来的血腥和野蛮。

出手伤人,失手杀人这种事情在,在外门比试中已经屡见不鲜了。

萧峰虎目赤红,一声不吭,扭头准备扛起铁金木准备离开。

既然青云宗这里容不下他,那他必然也不会留在这里,天下之大,总有适合他的地方。

“等一下!”欧阳感觉终于该自己出场了,立刻开口高声喊道。

欧阳的这一嗓子,瞬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萧峰也扭头面无表情的看向欧阳。

欧阳笑了笑说道:“刚才这位师弟的实力大家都看到了,我觉得应该给这位师弟一次机会。”

刚说服众人的那个人顿时不乐意起来了,自己好不容易服众,怎么还有刺头给自己唱反调?

一看欧阳的修为,只有练气九层,远不如自己这个身为筑基期三重的强者,下意识的刚想开口训斥欧阳,却看到了欧阳身后的孙管事。

路人甲顿时站了起来,对着欧阳身后的孙管事行礼说道:“孙师兄,刚才没有看到您来,还请见谅。”

孙管事点了点头,按照规章眼前的路人甲做的并没有什么错,但欧阳既然这样开口说了,自己也不好不给欧阳这个面子。

一个连练气都做不到的废物就算能够报名又能怎么样呢?

孙管事开口说道:“我青云宗有教无类,刚才这位师弟的实力我也看到了,足够报名参加外门比试,你给他登记上吧!”

路人甲听到孙管事的话,立刻点头称是。

扶着铁金木的萧峰看着一脸笑意的欧阳,重重的点了点头,朝着欧阳拱拳感激的说道:“谢谢师兄!”

“没事,只是帮你报个名,你要想进入外门前十还是要看你自己的实力的!”欧阳笑着说道。

“师兄放心,若我不能进入到外门前十,是我萧峰自己没本事,怨不得其他人!”萧峰开口说道。

欧阳点了点头看着萧峰背着两截铁金木缓缓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