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啊,还是输了啊!连这都赢不了,那么多仇,我该怎么报!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萧峰猛地坐了起来,身上每一块肌肉都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

萧峰闷哼了一声,再次倒在了床上。

“哦?那么快就醒了?还真是顽强啊!”欧阳惊讶的看着像是诈尸一样坐起来又躺倒的萧峰说道。

“你是什么人?”萧峰躺在床上忍着剧痛咬着牙开口问道。

“我叫欧阳,你可是我救回来的啊,还真是玩命啊,经脉全断,骨头全碎,要不是我,你都够呛能醒过来。”欧阳一脸自得的开口说道。

“此恩,我萧峰必报,不好意思,我想休息了!”萧峰闭上眼睛,摆着一张臭脸说道。

妈的,和小白刚上山的时候,一个吊样子。

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搞得全世界都欠他的。

欧阳可不惯着这些天之骄子的臭脾气,小白当年拽成那样,还不是被自己削老实了?

欧阳掀开被子,捏住萧峰的脖子直接把他提了起来,冷笑着看着萧峰说道:“把医药费结一下,总共十块上品灵石。”

刚闭上眼睛的萧峰突然被一股大力给拽了起来,睁开眼便看到欧阳一副凶狠的表情,脑子没转过来,开口说道:“啥医药费?”

“你给我装什么?活血丹,舒筋丹,接骨,金疮药.....这些把你救回来的药,你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欧阳把萧峰拽到面前开口说道。

萧峰喉咙动了动,自己五年如一日的扛着铁金木锻炼,根本没有对青云宗有什么贡献,自然每个月宗门派发的资源,都没有自己的份。

十块上品晶石?自己连一块下品晶石都拿不出来。

“这笔钱我先欠着,等日后我必百倍千倍的还你!”萧峰不满的皱起眉头说道。

“还?你拿什么还?打一个筑基期的废物都差点去见阎王,就凭你?”欧阳讥讽的说道。

萧峰闭上眼,这种嘲讽自己这些年听了不知道多少,所以并不能引起自己的心理波动。

看到萧峰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欧阳话锋一转开口问道:“根骨被夺,父母被杀,兄弟背叛,未婚妻退婚?你占了哪几个?”

一般像萧峰这种废柴流肯定要有一个悲惨的开头,就是不知道萧峰属于哪一类。

萧峰听到欧阳的话,猛地睁开眼睛,低喝道:“你到底是谁?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这些事情?乖乖,全占了啊!”欧阳看着愤怒的萧峰,不由得咂舌,这家伙不是主角,说出去自己都不信,Buff都叠那么厚了!

欧阳看着愤怒的萧峰,也明白萧峰现在认为自己知道了他的事情便认为自己是冲着他来的。

欧阳把萧峰扔回床上淡淡的开口说道:“我是什么人重要吗?重要的是五年你才到这个地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报完这些仇?”

被揭开心中伤疤的萧峰完全听不进欧阳的话,如同愤怒的狮子一般,朝着欧阳破口大骂:“狗贼,有本事就杀了我!别站在那里假慈悲,又想利用我?如果放在平时,我非要一拳砸死你!”

欧阳看着明显有些神志不清的萧峰,顿时笑出了声,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瓶,倒出一枚丹药。

当丹药被倒出来的时候,一股浓郁的药香霎时间充满了整个屋子。

欧阳抬手把丹药塞进萧峰嘴里,活动了一下萧峰的下巴,让萧峰咽了下去。

萧峰刚想骂欧阳给自己吃了什么,突然感觉到原本剧痛无比的四肢百骸暖洋洋的。

当暖流散去,萧峰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好了七八成!

能够让自己身体那么快速的恢复,恐怕至少是七品以上的灵药!

丹药分九品,从最低等的九品练气丹开始往上,每提升一品,炼制的难度也会成几何倍的往上增加。

让自己的身体那么快速的恢复,至少是六七品的高等丹药!

萧峰一时间搞不清楚,面前的欧阳到底是敌是友。

但吃下去的丹药是货真价实的。

一会救自己一会嘲讽自己,欧阳到底是什么成分,想要干什么,一时间把萧峰都搞迷糊了。

但随即他就明白了过来,从欧阳身上传来一股几乎要把自己压成碎片的浩瀚真气!

整个屋子变得粘稠的如同掉进了浆糊中,萧峰连呼吸都感觉到用不上来力气。

萧峰惊骇的看着眼前一脸平淡的欧阳说道:“就凭现在的你?这辈子也就只能在筑基期大杀四方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身上的气息那么的恐怖,明明看起来和自己的岁数差不多大。他到底是什么怪物!”萧峰惊骇的看着面前的欧阳。

在如此浩瀚的真气面前,自己如同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别说反抗了,单单支撑自己坐在这里都异常的艰难。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