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天气阴,万里低云。

整个小山峰充满紧张的气氛。

陈长生肃穆的站在萧峰身后开口安排道:“师兄,一会你来给这些神兽点睛,记住了,只点青龙和朱雀,且时间要一致!”

欧阳接过陈长生递过来的点睛之笔,认真的点了点头。

随即陈长生扭头说道:“二师兄,四师弟,你们护法,如果萧师弟没有争抢过神兽意识,你们要在第一时间出手,用剑意切断萧师弟和神兽意识的纠缠。”

冷青松和白飞羽抱剑而立,同样一脸严肃。

在胡涂涂期待的目光中,陈长生咳嗽了一声说道:“小师妹,去房间拿一床被子,钻被子里,一会打雷声音可是很大的。”

胡涂涂认真的点了点头,从自己屋子里搬出小被子,认真的把自己裹好。

当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陈长生看向天空,现在就是问老天是不是愿意借一下东西了!

陈长生跃到搭好的高台之上,轻轻吐了一口气,右手法诀掐出,一柄桃木剑从袖口飞出。

“着!”

陈长生开口轻喝,高台之上的两根蜡烛凭空燃烧了起来。

桃木剑在手中挥舞,一挥衣袖,十几张黄符从袖口飞出,立在身前。

就这一招,陈长生去世俗混个国师不成问题。

法坛做法的陈长生,在高台之上祭出自己的一张底牌。

一张蕴含道韵的黄符缓缓立起。

陈长生咬开手指,一滴精血抹在黄符之上,高喝一声:

“阵起!”

小山峰掩盖天玑的大阵升起,屏蔽了小山峰所有的气机。

“天地无极,阴阳颠倒,神魂将出,静待令来!神魂出!”

陈长生衣袖一翻,面前充满道韵的黄符冲向萧峰,直接没入萧峰的身体中。

萧峰只感觉自己浑身一震,自己便从自己的身体中飞了出来。

很神奇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

陈长生在看到萧峰神魂出体的一瞬间,对着早就等候多时的欧阳喊道:“大师兄,动手!”

欧阳不带任何犹豫,双手拿起手中的点睛之笔,朝着萧峰背上的青龙和朱雀的眼睛点去。

两笔同时落在两只神兽的眼睛中,体内真气疯狂朝着背上的青龙和朱雀注入。

原本就低云万里的天空,乌云密布,天雷在云中翻滚,似乎想要找出那个想要逆天而行的异类。

陈长生面前十几道黄符,朝着天空急速飞去。

黄符撞进陈长生提前设置好的遮掩天机的大阵中。

至少在欧阳彻底把神兽意识激活出来之前,不能让天道发现这件事。

欧阳体内的真气疯狂灌入萧峰后背上的两只神兽中。

随着欧阳真气的灌入,原本就活灵活现的两只神兽,不由自主的开始在萧峰后背上游动起来。

一声高亢的龙吟声响起,一声尖锐的鸟鸣声附和。

两只神兽虚影直接从萧峰后背腾空而起。

属于神兽独有的巨大的压迫感,让整个小山峰气氛都开始凝固。

天道似乎发现了,有人正在给自己私自生孩子,原本只是翻滚在云层中的天雷,朝着小山峰四周疯狂的宣泄。

恐怖的天威让小山峰四周变得满目疮痍。

但在陈长生的阵法之下,天雷依旧没有找到那个逆天而行的混账。

当两只神兽虚影渐渐开始凝实,两只神兽的眼中渐渐有了神采。

灵智即将开启!

陈长生看着天空之中的两只神兽,目光看向了萧峰,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随即抬起桃木剑遥指萧峰:“左青龙,上朱雀,出!”

神魂状态的萧峰感觉有一双大手正在撕扯自己的神魂,自己左胳膊和脑袋正在被这双大手撕扯下来!

这种根本用言语描绘的痛苦,让忍受数千精髓入体都没有吭声的萧峰,彻底陷入了疼痛的疯狂。

癫狂到了极致的萧峰却依旧保持着灵台的清明,无声的嘶吼,和被拉扯到扭曲的身体,让萧峰看起来更像是地府中的阎罗一般。

被撕扯下来的神魂,不断的捏塑,慢慢变成两个小萧峰的样子。

神魂再造!

胡涂涂把被子裹得更紧了,单单是看,她就对萧峰遭受的痛苦感觉到颤栗,裹紧点自己的小被子,还能给自己点安全感。

而同样趴在胡涂涂身边的藏狐胡言看着陈长生几乎神鬼手段的神魂再造之术,惊愕的下巴都快掉了。

这种神魂操纵的手段就算是渡劫期的自己都做不到,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物?

白飞羽和冷青松则一脸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他们都很清楚,没有这一次痛苦,萧峰永远不可能化龙。

所有的痛苦在成功那一刻都是不值一提的。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