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威压和那足以灭世的天罚之眼睁开的瞬间便盯上了这里修为最高的藏狐胡言。

“???!”胡言顿时整个身体僵硬在那里,气都不敢喘,疯狂摇头。

不是我啊!虽然我是渡劫期,但我真没这个胆子挑衅天道爸爸啊!

这几个小鬼都疯了吧!才几斤几两啊?竟然引来了天罚之眼!

白飞羽脸色如常的看着天上的天罚之眼,心里微微诧异,这天罚之眼比起上古时候衰弱的不成样子。

白飞羽缓缓拔出剑,天道不仁,我为天道!

蹭!一声快剑出鞘之声响起,冷青松浑身剑意暴涨,直指天道。

“天道不仁,吾斩天道!”

陈长生只是想让两人在天道不允,萧峰败于神兽意识时,斩断萧峰和神兽之间的联系。

两人却同时拔剑,直面天道。

在天才的眼中,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从根源解决!

天罚之眼感受到两股剑意直冲自己而来。

原本波澜不惊没有任何感情的天罚之眼中露出些许疑惑。

为什么这两道剑意中的一道感觉那么熟悉?

天罚之眼向下看去,一身白衣的白飞羽,面无表情的脸上挂着一丝笑意,仿佛在对着自己打招呼。

“是他!他竟然转世了!”天罚之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但随即闪过一丝狠辣。

趁着没有成长起来,现在就宰了他!

白飞羽的剑意冲天而起,但却并没有直指天罚之眼。

而是化作白飞羽的身影,在天罚之眼前一闪而过。

留下一句淡淡的威胁:“你想再被我刺瞎一次吗?”

这句话好像唤醒了天罚之眼尘封已久的记忆,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顿时烟消云散。

天罚之眼看向慢慢侵占两只神兽的萧峰,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一道细蛇般的紫色雷蛇朝着萧峰撕咬过去。

“紫霄灭世神雷!”

白飞羽和陈长生瞬间认出了这道雷蛇的来历!

能够彻底从时间长河上泯灭掉一个人的存在!

这种神雷要的是消除对方一切存在的痕迹!

而且无视空间和时间,攻击根本不可挡!

“狂妄!”

“孽畜!”

白飞羽和陈长生惊怒于这天罚之眼竟然不讲武德突然出手!

“找死!”

冷青松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会突然仰天大骂,但肯定是天上那只眼睛的问题!

冷青松直接拔剑朝着天空上的天罚之眼冲去。

看到冷青松出手,白飞羽和陈长生也同时朝天罚之眼出手。

两道剑意和小山峰大阵激活而出的攻击,直接朝着天罚之眼刺去。

天罚之眼有些懵逼,这些蝼蚁是怎么敢的?

往日里,这些蝼蚁哪个不是哭着喊着求天道爸爸轻点劈,怎么到了这三个人,拔剑的拔剑,起阵的起阵!

因为萧峰只有筑基期的修为,所以引来的天罚之眼的功击也被削弱的不成样子。

就算是天道也没想到过,筑基期能引来天罚这种事情!

所以三人同时出手,天罚之眼甚至有些慌乱,引出一丝紫霄神雷就已经消耗了七成力量。

难不成自己这次还要被刺?

天罚之眼慌乱之中就准备跑路,天罚之眼跑路这种事从自己诞生之时就没发生过!

实在是太屈辱了!

天罚之眼怨毒的看向刺向自己的三人,这次自己没有带着自己全部实力。

等着吧,等到你们渡劫之时,劳资劈死你们!

天罚之眼禁锢住三人,三人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分毫。

只有结丹期的三人不管再如何逆天,想要伤到天罚之眼,还是不可能的。

天罚之眼恶狠狠的盯着三人,眼神落在紫霄神雷入体的萧峰,这才准备缓缓消散。

“想走吗?问过我了吗?”欧阳淡淡的声音响起。

天地之间的天地元气疯狂朝着小山峰汇聚。

一只天地元气的大手捏住了准备离开的天罚之眼。

何人竟敢触摸天道!

血雨骤然而下,凡血雨落下之处,都被腐蚀出一个个的小洞。

“住手!”

巍峨的声音响彻天地,声音仿佛存在亘古般的荒凉寂寥。

声音出现之时,天地之间四季疯狂轮转,日月如闪光灯般交替出现。

这方天地变的混沌不清,不可明说。

站在小山峰上的欧阳,脸色平静,体内真气如浩荡大河一般涌出。

冷青松三人和胡涂涂全被欧阳抓进了房间,只剩下天罚之眼和萧峰。

紫霄神雷入体的萧峰,身体开始溃散,青龙和朱雀的虚影正在拼命抵抗这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