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两人同时得到了众人的喝彩声时,两人看向对方的眼中同样流露出惺惺相惜的目光。

慧智伸出手把凌风拉了起来,凑到凌风耳边轻声说道:“道兄在装什么呢?道心都受损了还坚持自己的道?”

被慧智拉起来的凌风脸上的阴沉一闪而过,随即坦然的说道:“师弟佛法高深,凌风万不能及一分。”

慧智诧异的看向一脸诚恳的凌风,眼前这个青云宗的修士该不会脑子修坏掉了吧?

自己这样激怒他,他都不动声色的?

一个吃剩的果核扔在了慧智锃光瓦亮的脑袋上,打断了正在诧异的慧智。

顿时引起一阵哗然。

输了就是输了,青云宗身为九大圣地之一的超级宗门,怎么那么没有气量?

竟然朝着胜利者扔果核?

众人顿时四下寻找,想要找出来这个宗门败类。

“呀,手滑了!”突然欧阳的声音响起。

众人看去,欧阳正抱着胡涂涂懒洋洋的坐在大石头上,怀里的胡涂涂因为那么多人看过来,羞涩的捂住自己的眼睛。

巨石之上,一身青衣道袍的少年脸上满是不羁放荡,虽然相貌没有旁边抱剑而立的少年那么惊为天人,但放荡不羁的气质,却还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少年停住笑,看向场中的慧智淡淡的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手滑吗?”

慧智看向欧阳,洒脱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说道:“道兄可是也想和小僧谈论佛法?”

欧阳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谈尼玛。”

脏话一出,顿时场中的气氛变得冷了下来。

慧智歪着头看着欧阳认真的问道:“道兄可是想和小僧切磋一下?”

“切磋尼玛”

“道兄,请切记,祸从口出!”慧智双目泛冷看向欧阳淡淡的说道。

“祸尼玛!”

.....

慧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欧阳,欧阳翻来覆去都带着问候自己母亲的话,根本不给自己任何找到语言漏洞的机会。

“堂堂九大圣地的青云宗,就这样欺辱前来参加贵派的宗门大比的吗?只会在远处犬吠,不敢与我争锋?”慧智高声对着四周青云宗所有人喊道。

这一嗓子让四周的人都对欧阳产生了反感。

是啊,明明人家是来青云宗观礼的,这样侮辱客人,实在是有损我青云宗的名声,尤其附近还有不少其他门派的人在看着。

欧阳在众多鄙夷的目光中,缓缓站起身,似笑非笑的看着慧智说道:“我草泥马!”

轰!

一道丈八佛陀出现在慧智身后,元婴期的修为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眼前的光头最多不过十八之数,竟然到了旁人数百年苦修都未曾到达的元婴期!

这光头恐怖如斯,难道佛门真的合该大兴?

慧智冰冷的看向欧阳说道:“在下大灵山寺慧智,想要向道兄讨教一二!”

欧阳看到慧智愤怒的召出自己的丈八金身,扭头看向装作不认识自己的白飞羽说道:“嘿,小白,你看,他急了!”

白飞羽扭头不搭理欧阳,感觉刚才欧阳的话太过粗鄙,自己站在这里都觉得臊得慌。

“元婴期很拽吗?”欧阳看着丈八金身下佛光满面的慧智歪嘴一笑。

冷青松已经拔出长剑冲了出去。

整个人化作一柄剑光,速度之快只在一眨眼之间,便撞在了慧智的丈八金身之上、

丈八金身之上响起一声金属的轰鸣声。

慧智讶然,眼前的少年只是结丹期,竟然可以撼动自己身为元婴期九重的丈八金身?

“但结丹终究只是结丹,永远无法撼动元婴期!”惊讶归惊讶,但慧智还是没有放在心上,毕竟站在巨石之上的欧阳并没有出手。

身边的师弟都是结丹期,那欧阳肯定不会只是表面上的练气期!

自己竟然看不透欧阳的修为,只能够看到欧阳只是一个小小的练气期!

慧智警觉的抬起手想要把冷青松打飞出去,丈八金身上佛光大盛,直接把冷青松弹飞了出去。

被弹飞出去的额冷青松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随即手中利剑上亮起真元,淡淡的剑意裹挟着真元再次朝着慧智飞去。

带着剑意的这一剑,就算是慧智都感觉到了危险,平平无奇的一剑下满是杀机!

“这个结丹期有问题!”慧智心中暗惊,脸上的表情便的不喜不悲,身后的丈八金身渐渐凝成一位看不清面目的佛陀。

佛陀抬起右手手掌,手掌中凝出一个卍字法印,朝着冷青松镇压而去。

利剑和佛掌相撞的一瞬间,便刺破了佛掌,但终究是元婴期的丈八金身,仅仅是刺进半寸,冷青松便直接被手掌死死的握住。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