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

佛门圣子竟然败在青云宗的一位少年身上。

而且是元婴期败在了结丹期的身上!

在场看不清道行的吃瓜群众只看见,无数佛掌和无数剑光。

然后冷青松回到了欧阳身边,袖子被绞成碎片的慧智低头认输。

虽然胜利的一方有些口臭,但在场的吃瓜群众还是不得不惊叹于胜利者一方的实力。

结丹和元婴,天差地别的两个大境界,竟然有人能够以结丹赢得元婴期!

看来身为九大圣地的青云宗依旧是那么的深不可测啊!

慧智输了这一场,自然不想再在这里多逗留,朝着众人微微鞠躬,便朝着山门上的厢房走去。

吃瓜没得吃了,众人也兴致勃勃的散场,纷纷在讨论着只有结丹期的冷青松刚才是如何胜得慧智的。

欧阳走到一脸落寞的凌风面前,拍了拍凌风的肩膀说道:“老凌,没事的,那丫的就是会仗着自己修为高欺负人!”

凌风强笑着朝着欧阳拱了拱手说道:“多谢欧阳师兄帮忙,凌风在此谢过了。”

看着依旧古板迂腐的凌风,欧阳在心里摇了摇头,这凌风依旧是如同白莲花一样,白莲花没有什么不好的,但对于敌人依旧白莲花的圣母,到了危险的时候是真的该死。

“欧阳师兄!”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苏灵儿手中握着一支玉箫,朝着欧阳跑了过来。

随着苏灵儿的跑动,欧阳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然后眼前一黑,就被苏灵儿抱在了怀中。

当听到苏灵儿的声音,原本有些落寞的凌风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却看到苏灵儿跳起抱住欧阳之后,凌风眼中的光彻底消失了。

凌风扭头默默的离开了这里,身为一个失败者,只能自己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

“桀桀桀,怎么样?和我说的一样吗?”一个声音在凌风耳边响起。

“闭嘴!”凌风低声喝道。

“闭嘴?资质平平的自己被敌人随意的践踏,然后被别人轻而易举的夺走所有的光芒,而自己心爱的女人以后会在别人下面晃着身子,你还真是能忍啊!”

“我说了给我闭嘴!”凌风双目通红的低声喝道。

“现在是不是终于相信我了?只有我能帮你改变这一切,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怎么可能会害你?”

声音充满蛊惑,让凌风心神晃了晃,再次扭头看向身后在欧阳身边不住撒娇的苏灵儿,狠狠扭过头。

凌风走到一处水塘前,看向自己的倒影。

一个浑身冒着黑气,双眼赤红的自己正盯着自己冷笑。

“你说我在未来能杀的了欧阳?”凌风看着水塘中的自己不确定的问道。

“当然了,只要听我的,那个到处抢我们风头的家伙,在以后我第一时间便砍下了他的脑袋!”水中倒影的凌风冷笑着说道。

凌风脸上的表情挣扎了一下,低头看着水中的倒影说道:“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只要我们计划周密,那这一次,整个世界都将是我们的,而你想要的一切都将会在你的手中!”水中的倒影蛊惑着说道。

凌风听着耳边蛊惑的话,想起自己这一生。

从小自己便被掌门收为弟子,天资比起很多人都是那么的耀眼,原本自己就生活在一片赞美和感叹之中。

但自从欧阳和冷青松上山之后一切都变了。

曾经被口称天才的自己变得平庸,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的优秀是理所应当的,自己所有的努力都被别人看成了就应该这样。

小山峰上的那些怪物彻底把身为天才的自己变成了普通人!

别人从小把自己看成了掌门的接班人,而自己也是这样认为,总有一天自己会接过师父的衣钵。

所以自己不敢出错,也不能出错,带着一副面具,每天都挂着微笑学着师父当成一个老好人的样子。

但越是这样,别人对自己评价越低,

“一个老好人!”

“就他会装!”

“白莲花的样子真让人作呕!”

这些风言风语让自己十分的困惑,当自己想要树立一个严格的师兄形象时,却遭到了所有人的质疑。

“什么嘛,不就是掌门的弟子,摆什么谱吗?”

“真以为自己是个天才,青云宗就是他的了?”

“现在就摆谱,以后真当了掌门,会有谁好果子吃?”

.....

面具带久了会摘不下来的,凌风便是这种感觉。

自己停留在元婴期的时间太久了,久到天资不如自己的人都超过了自己。

当自己向师父询问该如何时,师父也只是摇头,说自己心魔太重。

凌风抬起自己的右手,在右手上有一个古朴的戒指,而这个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