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峰的汉白玉石阶之上,内门弟子已经依次站好,两列往下,凸显出青云宗的大气。

最低都是筑基期的,最高元婴期,依次站立在汉白玉石阶两侧。

青云宗超级宗门的势力一览无余。

在青云宗,每当弟子到了出窍期,便会被宗门引退下山,要么自立宗门,要么外出历练。

青云宗外号称三千附庸宗门,其实都是青云宗以前的弟子所创建的。

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青云宗一直奉行的理念。

而那些在外的弟子虽然会有损伤,但脱离了宗门庇佑的弟子,也会飞速的成长成一颗参天大树。

最后反哺宗门,为宗门带来无数新鲜的血液,这才成就了青云宗这长盛不衰的繁荣!

这也几乎是所有大宗门的共识。

不然一群大乘渡劫挤在一个地方,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不但有碍个人的提升,也有碍宗门的发展。

一群渡劫大乘需要的修炼资源也是极其恐怖的,还不如拿来培养新的徒弟。

身为青云宗的弟子,难道以后青云宗有难,他们就会袖手旁观吗?

毕竟这个世界是非常大的,就算是到了渡劫期,也无法窥见这个世界的全貌,无边无际的世界,总有各自的机缘。

除了那些想要在宗门隐修到死的渡劫期修士被宗门安放在禁地内,其余青云宗的弟子如同撒芝麻一般,遍布了这个世界!

而现在站在石阶之上的年轻弟子们,将会是下一批青云宗的未来!

小山峰位列青云十二峰的最末尾,所以,欧阳几人站在石阶的最下面。

萧峰看向高入云端的青云峰峰顶,雄心壮志的说道:“师兄,以后我一定让小山峰站在青云峰石阶的最前面。”

欧阳懒洋洋的坐在石阶上,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开口说道:“你这不行啊,怎么连想的胆子都那么小?”

萧峰不明所以的看向欧阳。

欧阳朝着白飞羽努了努嘴说道:“你这位白师兄,进山门的第一天就问咱师父想不想当掌教!”

“???”萧峰看向一脸淡然的白飞羽,自己这个师兄比自己还狠?

“只要你想当掌教,好好讨好你二师兄,等他实力够了,肯定给你剁下来掌教的狗头,让你上去坐!”欧阳哈哈大笑起来。

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听的萧峰连连摇头。

欧阳看了一眼,缩在众人身后的陈长生,心里暗暗吐槽道:“要是老三,恐怕会把掌教炮制出傀儡,然后自己做青云宗幕后的主人!”

萧峰看向石阶上形色各异的几个师兄,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太不够努力了,就连想法都不如师兄们那么大气。

不过现在的自己也有了傲气的资本,等到自己实力足够,大仇得报之后!

终究有一天,我要让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

萧峰在心中豪情万丈的想道。

胡涂涂则已经有些困了,正倚着欧阳的胳膊睡觉,一边睡一边还死死的抓住欧阳的衣服,刚才那个下流的大兄妹又来勾引师兄了。

真想快点长大啊,然后把师兄装进笼子里,只属于涂涂我自己!

....

青云峰的大殿之上,宗门中的峰主长老供奉,分列在大殿两侧。

看台之下,无数宗门代表坐在广场中。

虽然距离青云宗大比还有不到一个月,但该来的宗门已经来的七七八八了。

毕竟在青云宗这种超级宗门,随处可见的机缘要有充裕的时间去撞见。

万一自己碰到千年之前的仙人留下来的修炼功法呢?

青云宗的藏经阁中可是罗列了整个修行界中所有能叫出名字的功法啊!

其中各种无上的秘籍,肯定有适合自己的。

自己在青云宗的这段时间里,一定要好好借阅一下!

洞虚子看着前面九张桌子只有一个端坐的光头时,眼神看向一旁神色如常的凌风,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刚才在山门前发生的事情,自己同样一清二楚,自己这个徒弟原本天资悟性都说的过去,但就是心思过于缜密,性情过于耿直了些。

虽然有欧阳解了围,但对于自己徒弟的心境又是一次不小的冲击。

越是困惑不前,越是要磨砺,不然在求仙问道中,没有一颗坚韧的心,是永远不可能走到终点的。

这也是洞虚子一直对于凌风一直放任不管的原因,只有自己能够走出来,才能够肩负起更大的责任。

这也是凌风身为掌教弟子的责任!

九大圣地中现在只来了一个大灵山寺,还是一个找茬的。

九大圣地就没一个善茬,洞虚子冷哼了一声,但我青云宗也不是泥捏的!

随即洞虚子走上前朗声说道: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