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眨眼而过的时间。

更别说对于修行不知岁月的修士们。

但这十日几乎每天热闹的让欧阳抓狂。

每天清晨还在睡梦中的时候,礼炮的轰鸣声,故作豪迈的大笑声,高谈阔论的讲话声。

这让早晨睡懒觉的欧阳每天都生不完的起床气。

这十日内,各大圣地的代表像是约定好的,今天你来,明天我到。

作为九大圣地的超级宗门,并不会选择同一天来到,而抢了各自的风头。

每当有一个超级宗门到来,青云宗也给足了面子。

礼炮轰鸣,瑞兽相迎,至少一个峰主在山门处迎接。

双方真元催动声音,故作熟络的大声交谈,时而哈哈大笑,几乎所有人都能够听得见。

偌大的青云宗山门前,也不知道作秀给谁看。

这九大圣地分别为:

万剑山——剑宗

南海——蓬莱山

西方——大灵山寺

雪域——高天原

符咒山——万法宗

泰山——圣贤山庄

荒漠——千沙谷

灵秀福地——缥缈阁

青云洞天——青云宗

九大圣地分布在天南海北,互不打扰又互为犄角,组成了这个世界修行界最为重要的部分。

而他们能够不远千里的赶来参加青云宗的内门大比,肯定不只是观礼那么简单。

往年也不是没来过,但第一次都来,就算是欧阳都是第一次见。

“长生准备的怎么样了?”欧阳看了一眼陈长生的房间对着站在树上的白飞羽问道。

“听他说准备的很齐全,至少他自己是找不出任何疏漏了。”白飞羽开口回答道。

“这样啊!”欧阳点了点头,陈长生敢这样说,那个魔族圣子祖渊死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虽然不知道未来陈长生和祖渊到底有什么血海深仇,但依照陈长生的性格,能被陈长生这样算计的,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第一个身死的天道之子吗?

欧阳突然有些期待。

陈长生的门缓缓打开,一身紫色道袍的陈长生信步走了出来。

让欧阳惊讶的是陈长生这次竟然以真面目示人!

这张俊秀的脸,自己都不多见。

绣着青云白色的紫色道袍下,一张俊秀到极致的脸上多了一丝淡然的笑。

毕竟也是魅力高达9点,这卖相属实极品。

但笑起来的陈长生却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让人寒毛直竖。

“好了,别笑了,笑的人渗的慌!”欧阳冲着陈长生摆着手嫌弃的说道。

“陈师兄好帅啊,那么帅的陈师兄第一次见诶!”胡涂涂双眼冒着星星的看着陈长生。

“呃?结丹九重?”白飞羽也从树上落了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陈长生。

这就是自己这个三师兄的真实实力?

隐藏的真够深啊,就算是自己竟然都没有察觉。

陈长生深吸一口气,准备了那么长时间,自己一定要杀掉祖渊这个魔头!

未来时间线是否会发生变化这点已经不在陈长生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和自己有血海深仇的只有祖渊一个!

陈长生从袖子里掏出一面银白色面具,目光中冷然杀意。

青云峰上的召来钟再次响了起来,随着钟声的响起。

欧阳拍了拍手开口说道:“走吧,我们去看看这次的宗门大比,长生怎么宰了那货的。”

此时的青云峰仙云缭绕,仙音悠长。

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原本清净的青云峰十分热闹。

青云宗内门弟子分列两侧,站在石阶之上。

所有人步行,朝着青云峰山顶走去。

每个峰都有固定的位置,当小山峰众人来到会场之时,顿时吸引了青云宗上下其他人的目光。

在青云宗中一直流传着小山峰出怪物!

而小山峰上的弟子神秘异常,平日里根本见不到。

唯一一次亮相,还是两年前一位小山峰弟子负剑冲上问剑峰。

数百问剑峰弟子在剑法一道被这名弟子打的屁滚尿流。

一人一剑挑翻了整个问剑峰,从此创下了小山峰的赫赫威名。

据说像他这样的,小山峰上还有三个!

恐怖如斯啊!

比起掌门弟子凌风,简直强多了!

而白飞羽出场就吸引了在场所有女性的目光。

一身白衣,温润如玉的气质,还有那俊朗到极致的脸,仅仅是看一下就让人沉沦在其中。

一身黑衣的冷青松抱剑而立,浑身流转凌厉的剑意,让人不敢直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