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宗内门大比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

陈长生成为了青云圣地的圣子,但却没有任何仪式,只有掌门草草宣布,然后便宣布大比结束。

除了被小山峰的众人当猴子一般瞧着看之外,对于陈长生并没有什么用。

而原本属于青云宗的盛事,变成一场虎头蛇尾的闹剧一般结束了。

凌风抱着祖渊的尸体,一路朝着青云宗之外飞去,脑海中那个催促的声音让凌风感觉到了烦闷。

“你不是说,最后祖渊会成为青云宗圣子吗?为什么会蹦出来一个陈长生?”凌风脸上有些不悦的开口问道。

“在我的记忆中根本没有这个人,可能是我的出现让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发生了改变,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小势可改,突然出现一个变数,并不会影响最后的结果。”脑海中的声音开口说道。

凌风抱着祖渊的尸体一路来到了一处人族的村庄,这里距离青云宗上千公里,也足够的隐蔽。

但还是不够,戏还是要做足,毕竟自己的师傅可是渡劫期的大修士。

凌风寻找到一处山清水秀之地,随手一挥,地上便出现一个深两米的墓坑。

凌风把祖渊放在了墓坑中,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但还是下定决心,从手上摘下了那枚戒指。

“你不是抱怨自己的天资太差吗?这具身体的天资足够的强!只要你愿意,你便能够成为天资最卓越的那一批天才!”脑海中的声音不断地蛊惑着凌风。

脸上还带挣扎的凌风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曾经的一幕幕不断浮现在自己的面前。

心爱的女子倾心他人,同门的不理解,还有自己停滞了几年的修为。

这一切都因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

只要自己占据祖渊的身体,那么自己将会获得无上的天赋。

魔族,人族,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天赋逆天,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点,不管是魔族还是人族,会有人敢在自己面前多说什么吗?

凌风深深吸了一口气,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一枚金针,低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但如果你敢拿我的身体做什么恶事,我就算是投身魔族,也必要杀你!”

说完这句并没有什么威胁的话,凌风手持金针朝着自己的丹田刺去,精准的插在自己丹田元婴的眉心处。

元婴被刺,凌风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但还是硬挺着把金针拔了出来,刺进了祖渊尸身的丹田中。

金针刚刺进去,原本已经死去的祖渊丹田,如同落下了一颗火星,火星慢慢沉寂在丹田里。

而凌风如同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脸色变得煞白,但还是强忍着双腿盘膝而坐,缓缓低下头,失去了生机。

在凌风的心跳停止跳动的下一秒,心脏再次跳动了起来。

脸色煞白的凌风脸上慢慢恢复了红润,原本憨厚的脸上变得有些邪魅。

“哈哈哈,我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了!”凌风站起身大笑了起来,全然没有平日里的温和,反而有些尖锐刻薄的声线。

凌风看向墓坑里面的祖渊,眼中闪过一丝不满:“怪不得前世的时候,自己会被祖渊背刺而死,优柔寡断又自怨自艾的自己,还真是一个废物!”

眼前的凌风神魂完全换了一个人,或者说换了一个自己。

青云宗后殿中,属于凌风的长明灯,忽然熄灭,又忽然亮起。

因为眼前的凌风已经不是原来的凌风。

而是前世被祖渊背刺而死,最后在无尽的虚空之中不知道飘荡了多久的冤魂!

当自己再醒过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附身在一枚戒指之上,并回到了自己还在青云宗的日子。

当得知现在的时间,在无尽的虚空中飘荡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凌风彻底疯狂了。

窝窝囊囊死去的自己,竟然还有机会再来一次!!!

当附身戒指的冤魂重新找到了这一世的自己,看到前世和自己一样懦弱的自己,冤魂气不打一处来。

自己这懦弱又pua自己的性格,自己看了都想给自己两拳!

终于费劲了口舌才让这一世的自己夺舍了死去的祖渊的身体!

而在无尽的虚空之中漂浮的冤魂终于获得了自己身体的掌控权!

站在原地的凌风,境界不断地攀升,从元婴三重瞬间到了元婴九重。

并在下一刻直接突破到了出窍期,凌风这才停下了境界的攀升。

原本自己的资质就不错,只是心境太差。

平日中的积累,和无尽虚空中不断壮大的神魂,这才让凌风瞬间破境!

凌风握了握自己的拳头,感受着跃跃欲出的神魂,不由得心潮澎湃!

既然上天让我重新来过,那这一次,我一定要把那些所谓的天才全部踩在脚下!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