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带母亲南下

王主任同意张和平的建议后,就联系了首都针织厂,又借了9台毛衣编织机,并以首都针织厂南锣鼓巷分厂的名义,申请参加10月的秋季广交会。

接着,街道办临时腾了两间屋子出来,供马丽莉和张和平教10个街道妇女用毛衣编织机。

衣领、衣袖,以及后续拼接任务,则要等王主任弄到白布、针线后,再安排马丽莉教其他有缝纫机的妇女做。

至于南下广交会的人选,办事员马秀珍同志,以及他儿子张和平。

马秀珍得知可以南下花都后,每天都笑呵呵的,时不时就去看那10个毛衣女工的进度。

9月9号,大广场的纪念堂正式对外开放,首都无数人前去悼念,张和平一家也去排了半天队。

而广交会开幕前一天的人最多,许多外商都集中在这个时候到花都。

出了首都针织厂的家属楼,张和平无所谓地说道:“算了,他们不让我们分厂去,我和我妈就自己去,在广交会门口照样能卖出去。”

王主任没联系到白布供应,只能让大表姐马丽莉包下这100件的毛衣的衣领、衣袖、拼接工作了,谁让她家的纺织工人多呢。

很快,一个显得干练的女领班快步走了过来。

“我小妈不在家,伱是哪位?”电话那头,是9岁三闺女张念的声音。

现在,他之所以去白云宾馆碰运气,是因为小老婆陈淑婷来参加广交会的时候,都是住的那边。

关键是,这婆娘都是广交会前一天才入住白云宾馆。

王主任之前向首都针织厂提出参加广交会后,首都针织厂厂长只答应产品交给他们,由他们厂拿去广交会上卖。

王主任倒是想答应这個办法,但张和平不同意。

“我不想跟你废话。”张和平拿起总台上的纸笔,写下一串电话号码,不耐烦地说道:

“这是婷美贸易公司经理的电话,你们直接问她。”

唐明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让张和平不由暗松了一口气,差点就睡街上了。

她们还不服!

结果,张和平用机器半小时编织好了一件,当场教她们做了人。

emmm……这是计划外的休息间,懂的都懂!

张和平一行虽然不用挤其他车厢,但南下的火车上人太多,火车的速度提不起来。

话说,广交会期间,只有东方宾馆、白云宾馆(图中最高那栋)、流花宾馆、花都宾馆对外商开放,估计不会允许国人住进去。

不过,张和平给马丽莉的包工包料费用是1块钱一件,给那10个编织毛衣的街道妇女,算的加工费却是5毛一件。

很快,电话接通,小姑娘说了两句,又看向了张和平,“先生,是个小朋友接的电话。”

“我妈妈也不在。”

陈淑婷为什么次次都能入住白云宾馆?

真相只有一个,她提前订了房间!

这不,张和平带着满脸新奇的母亲、大表姐进入白云宾馆大厅后,就径直去了总台,用一口流利的粤语,询问婷美贸易公司订的房间。

“我是她的朋友。”张和平有些无奈地问道:“你妈妈在家吗?”

主要是,张和平太挑剔,让她们返工了许多瑕疵件。

女领班瞥了一眼纸上的电话号码,朝总台后的小姑娘点了一下头。

“能行吗?”王主任依旧有些犹豫,担心不符合政策。

老丈人唐明听懂了张和平的言外之意,“这是宾馆的电话吗?你把电话给宾馆经理,我跟他说。”

关键是,他还是没有参展证的那种小货郎!

他之后来花都参加广交会,都得遵守纪律随团住在一起。

这一说关系,不就暴露自己是卖货的了吗?

“婷美贸易公司的房间只有两间,而且是华润公司统一订的……”

张和平清了清嗓子,故意沉声问道:“是陈淑婷经理家吗?”

“我问了好几个部门,你母亲作为公职人员,不适合担任这个分厂厂长,让你表姐马丽莉担任,怎么样?”

张和平将话筒递给了女领班,但这个女领班却很死板。

是夜,张和平带着母亲马秀珍、大表姐马丽莉各背一个包,两手各提一捆衣服,在大姐、二姐的安排下,进了乘务员的软卧休息间。

“喂,哪位?”

“你是领导,你说了算。我们今晚就带公章走,再晚就订不到旅馆了!”

尤其是,他们那里还有几千斤问题羊毛线!

明明46小时就能到的,硬是被超载搞成了3天4夜!

13号早上,张和平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