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是诬蔑!那些鱼是我钓的!你们凭什么抓我!老易救唔,唔唔……”

轧钢厂三食堂外,阎埠贵和阎解成被几个厂保卫五花大绑,连嘴巴也给堵上了。

一大爷易中海正巧路过看到,心中电光火石间闪过诸多念头,“老阎干了什么?不管他,让他吃点苦头?拉他一把,院里以后就是我说了算!阎解成那怂样,老阎生了个孬种……”

易中海作为厂里的8级钳工,工人大哥中的大哥大,过去找抓人的保卫问了一下情况,很轻松就问出了前因后果。

“好你个许大茂!”

易中海阴沉着脸,去锻工车间找了7级锻工刘海中,还找人去四合院找来了三大妈。

只是,易中海他们在外面想办法救人的时候,阎解成在里面闹幺蛾子了。

……

后院,张家!

马秀珍这边审问完张和平没多久,几个厂保卫就带着三大妈、阎解放过来了。

“秀珍,我是实在没办法了,只能请和平去为我家老阎做个证。”

三大妈极力解释,却难消马秀珍一脸的愤怒,他们这是把她儿子供出来了!

“妈,别担心!大不了我明早去昆明湖钓鱼,用事实证明那些鱼的来历。”

说话间,厂保卫科带着张和平等人就往外走。

“抓得好!这小瘸子一家天天吃鱼,天天拿鱼出去卖,都没说给我家分一条,活该被抓!抓去当劳改犯!”

途径前院,偶遇贾张氏,张和平正恼火阎埠贵的事,就听到了老虔婆的咒骂。

“贾家老太婆!我有手有脚,你骂我是小瘸子。我问你,你儿子没了双腿,怎么称呼?”张和平说得还算文明。

可张和平的奶奶谢二妹不干了,宝贝孙子被抓去问话,她正好没处发泄心中的无名火,农村老太太的叉腰姿势一摆,气沉丹田,乡野骂语张嘴就来,上三路、下三路、承上启下十八代。

直把远离农村多年的贾张氏,骂得气炸了肺,然后又败在了张谢氏的庄稼把式上,打、骂皆输。

等奶奶谢二妹和二姐张盼娣打完架,一路问到红星轧钢厂的大门口时,张和平正与易中海等人在保卫科办公室,一脸看傻子似的,看着阎解成。

“我按照你们说的全招了,能不能放我出去看电影了?我真的与别人约好了,再不去就要迟到了!”

听到阎解成的话,四合院的人齐刷刷看向了三大爷阎埠贵,万万没想到,精于算计的三大爷,生了个如此……如此“天真”的好大儿!

“保卫叔叔!”张和平看不下去了,不想在轧钢厂挨饿受冻,举手说道:“伟人教导我们,从实际出发,把握事物的本质和规律。”

张和平一句话唬住了全场后,继续说道:“我们的主要矛盾,是那些卖给食堂的鱼,到底是钓的,还是低价买的,对吧!”

轧钢厂保卫科科长起身过来,正色回应道:“是的!小朋友,你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矛盾?”

“事情很简单,明天早上,大家跟我们四个人一起去昆明湖,我们现场再钓4麻袋鱼上来,就能证明阎埠贵老师说的是真的。反之,就是假的。叔叔,你说是不是?”

保卫科长思考了一下,就出门跟上级请示去了,毕竟涉及的金额不大,又是厂里紧缺的肉食,若不是有人举报,他们也不想管。

最后决定,已经招供的阎解成留下写认罪书,其他人先回去,明早8点半来厂门口集合。

然后是阎埠贵今天卖鱼所得306斤饭票、42元菜票暂时扣押,待明早钓完鱼后,再决定是否归还。

别看306斤饭票数量大,按照1毛3一斤的棒子面价格算,也才不到30元。

对于上万人的轧钢厂来说,这其实是小事。

不过,对于四合院的人来说,却是很大的大事!

通知:晚上开全院大会!

……

“许大茂!”后院许家,许富贵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儿子,骂道:“你个蠢货!傻柱挑拨离间的话,你也信?”

“你不知道三大爷昨晚帮了你吗?昨晚没有三大爷帮你说话,你以为傻柱能赔钱给你?”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脑子的……”

“去把那两条风干肉取下来,再拿两瓶酒,先跟我去向三大爷道歉。”

……

后院张家,张和平一边给奶奶捶肩膀,一边数落旁边的张盼娣,“二姐,奶奶在前面打架的时候,你怎么不从后面偷袭?”

“你可以在贾张氏后面,扯她头发,让她看不到咱奶奶。”

“你也可以扯掉贾张氏的棉裤,让她不得不用手提裤子,这样她至少要少一只手跟奶奶打架。”

“你还可以双手伸进她背后棉衣下,这样把她的衣服往上一翻,用她的衣服把她的肥头大耳罩住。”

……

后院刘家,二大爷刘海中用筷子夹着一片煎蛋,指着三个儿子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