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你刚才是不是进门就发现贾东旭出问题了?”

回家的路上,大姐张招娣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张和平。

因为张招娣最近在看《黄帝内经》第一册,张和平便解释了一下,“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贾东旭的脸色有问题,房间里还有一股异臭,所以我多看了他两眼。”

“弟弟,书上说的天葵是什么?任脉又是什么?还有天冲……”

……

翌日,晨。

阎埠贵给张和平送来了21块5毛卖鱼钱,是前天早上卖给轧钢厂保卫的那批鱼,已被阎埠贵五五分账。

张和平没问阎埠贵昨天单干钓了多少鱼,更没有找他分昨天的卖鱼钱。

不过,当阎埠贵邀请张和平去昆明湖钓鱼时,张和平拒绝了,说是家里不同意。

没过多久,马秀珍回来了,开口就问,“小三,你能去钓几条鲫鱼吗?医生建议给你爸喝点鲫鱼汤,增加免疫力。”

张和平原计划早上挂机升级中医术的,现在改为奉旨钓鱼。

然后,二姐张盼娣凑了过来,殷勤地帮弟弟提着小铁桶,拿了锤子钓竿。

为了钓鲫鱼,张和平在奶奶和母亲不舍的注视下,拿了半斤棒子面。

然后,又带着二姐去胡同外转了一圈,讨了点酒曲、酒糟,就拇指那么大一点,别人也没好意思收钱。

拌好饵料后,两姐弟来到后海。

然后,发现这边特安静,除了冰面上那些坑坑洼洼还在抗议钓鱼佬的过去,连个滑冰的都没有。

稀奇!

“我听说,这边钓鱼的,都去昆明湖了!”张盼娣说着她听到的八卦,然后希冀地问道:“弟弟,我们今天能钓鱼卖钱吗?”

张和平看了周围一眼,不确定的道:“等会看情况再说。”

说完,张和平找了个离岸远的冰窟窿,用锤子捅开底层冰见水。

然后把饵料分成了两坨,两手使劲压实一坨饵料后,就丢入了水中,把张盼娣看得一呆,感觉好浪费。

抛钩入水!

抖钩!

鲫鱼属于底层杂食性鱼类,钓它得放长线。

没多久,张和平在钓上来4条一斤多的小鲫鱼后,就不打算钓了,周围没人过来买鱼,再钓也带不走。

“走了!”张和平收绳起身。

“啥?”张盼娣愣了一下。

她还等着像昨天那样,想过一把钓鱼瘾。

结果,这才来多久?

这就要回去了?

“桶都满了!”张和平猜到了二姐的小心思,今天故意没让她钓,免得她钓上瘾了,天天缠着他这个钓鱼宗师过来给她当辅助。

张盼娣看了一眼桶里的十几条小鱼,无奈推着小提桶,蹲着滑到了岸边。

随后,张盼娣惊讶发现,弟弟张和平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把她带来了一个小供销社。

她欣喜的以为弟弟要买点什么,结果……

“你好,请问这里有没有不用票,只用钱就能买的东西?”张和平的身高,堪堪超过供销社里面的玻璃柜。

柜台里的女售货员正在打毛线,头都没抬一下,就回了句,“没有票就站远一点,别弄脏玻璃!”

张和平扫了一眼这里面的日常生活用品,便转身离开了。

他其实知道供销社需要票,只是还想来试试,这里毕竟是首都,万一有不要票的供应呢!

回去的路上,张和平思索着,什么时候再去信托商店逛一下,那里的东西虽然贵,还是二手的,却胜在不要票。

……

中午时分,张和平用一小坨腊肉,跟隔壁二大妈换了一点珍藏版菜籽油,煎了鲫鱼,熬了一锅鲫鱼汤。

煮汤的时候,倒是不觉得香,只是汤白得好看。

但是,当张和平用鲫鱼汤,加轧钢厂食堂打回来的半盒米饭,再加了一些碎萝卜熬煮后,那香味……啧啧!

连前院的阎解旷、阎解娣两兄妹都被吸引过来了,更别说中院棒梗,以及隔壁刘海中家的刘光天、刘光福了。

话说,隔壁刘家三兄弟,应该是瞧不起张家的,尤其是13岁的刘光天和9岁的刘光福,平时都不跟张和平玩的。

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像棒梗那样对张和平恶语相向,基本的家教还是有的。

因为贪嘴的小屁孩太多,张和平先把便宜父亲的那份鱼粥舀了出来,然后跟母亲商量了一下,向锅里多加了些水,烧开。

然后,让一众小屁孩回去拿碗了。

趁他们跑开之际,张和平把自家人的鱼粥先舀了,免得被贪嘴的小屁孩要第二碗,导致自家人没得吃。

刘光天、刘光福离得近,转眼拿了两个大碗过来,碍于灶台的选址问题,张和平只能捏着鼻子忍了,给他俩舀了大半碗。

至于其他小屁孩,那就只能少分点了。

轮到棒梗和3岁的小当时,张和平先给小当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