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才还听说,和平那孩子给院里小孩分粥……老易?”一大妈将两条鱼放在左手,右手抓着易中海的手臂衣袖,拉了一下,“老易?”

“嗯?什么?”

易中海回过神来,疑惑看着老伴,忽然又想到他们两人结婚这么多年,连一个孩子都没有,而秦淮茹都生了三个了……

“老易?”一大妈伸手摸了摸易中海的额头,“没发烧呀!你今天怎么了?”

“啊?我在想东旭的事!”易中海急忙道:“我去一下医院,跟贾家嫂子商量一下接岗的事。”

“行,你去吧!我这就把鲫鱼给淮茹送过去,让她熬成汤,晚上给东旭……”

“送她干什么?她还在坐月子!你拿回家熬就行了。”

一大妈一听也是,便点头同意了易中海的建议。

易中海走后,一大妈先去对门贾家,跟秦淮茹说了一下鲫鱼汤的事,逗了一下刚出生的小丫头,然后就回家拿家伙什去中院水槽处理鲫鱼去了。

“哟!一大妈在剖鱼呀!”三大妈带着一个年轻小伙来到中院,看了一眼水槽里的鱼,笑道:

“这是准备熬鲫鱼汤?不会是给贾东旭熬的吧!你这师娘当得可太称职了!”

“顺手的事!”一大妈看了一眼陌生小伙,疑惑道:“这是?”

“他是轧钢厂人事科新来的小周,来找马秀珍的,我带他先进去了啊!”

……

正在后院翻晒被子的马秀珍,没想到轧钢厂的接班,问都不问家属意见,就这样突兀的过来通知了。

人事科小周见自己讲完厂里的通知后,对方没有反应,不由问道:

“马秀珍同志,情况就是这样,你看什么时候让张招娣同志到我们人事科办理接班手续?”

“这……你让我想想!”马秀珍想起前天黄学民的叮嘱:别去顶岗。

可是,这事该怎么拒绝?

万一张兵去了,以后顶岗还要找轧钢厂人事科的人。

“周叔叔,请喝水!”张和平拿了搪瓷杯舀水招待,状似天真地问道:“周叔叔,我大姐接了我爸的班,那我爸怎么办?”

“张兵同志属于完全丧失劳动力不能工作,你大姐在接班后,我们会为张兵同志办理退职,并按照他工资的百分之七十五,每月发放因工残废抚恤金,付至死亡时止。”

张和平心算了一下,每月抚恤金有42元,“那我爸后续的医疗费,轧钢厂还报销吗?”

“退职后就不报销了!”人事科小周很实诚地说道:“这是按照植物人残疾标准办理的退职。”

“如果我爸不退职,他的每月工资是不是正常发?医疗费也会继续报销?”

“是的。”

“我妈可以接我爸的岗位吗?”

人事科小周急忙摇头,“这个不行,开会投票表决的时候,没通过。”

“哦!”张和平思索了一下,父亲张兵不住院是不行的。

首先家里住不下,其次是少了医院供应的鸡蛋等物,张兵的营养跟不上,还不等张和平的中医术升上去,就噶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大姐接班这事,是不用走关系,也能跟厂里谈下来的最坏选择。

所以,不急着同意!

张和平转头看向一旁沉默的马秀珍,说道:“妈,我觉得我爸还能抢救一下!”

马秀珍愣了一会,才明白儿子要表达的意思,遂朝儿子点了点头,然后对人事科小周说道:

“小周同志,我还想让我丈夫张兵在医院多住一段时间,万一他能醒过来,就不用接班了。”

“这……”小周看着拿走搪瓷杯的小孩,无奈起身,“好吧!那我先回去了。”

这外人一走,张和平就把马秀珍拉到了水槽边,一边洗搪瓷杯,一边小声问道:

“妈,黄叔叔那边怎么说的?怎么是大姐接班?”

马秀珍俯身小声说道:“忘了跟你们说,他让我们先别顶岗,我的工作另有安排。”

……

医院,308病房。

“老嫂子,我说了这么久,你为什么就听不明白呢!做人不能太自私,你得往好处想!秦淮茹接班,能让你们家多出来4个城市户口和供应粮!”易中海说得有些着急上火,嘴皮子都起泡了。

“秦淮茹接了我儿子的班,以后改嫁了怎么办?我和我儿子怎么办?”贾张氏坚持己见,就逮住这一句话不放。

易中海深吸了一口气,如果贾张氏不同意秦淮茹接班,他那些非分之想,就只能想想作罢。

他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贾东旭,只是一夜过去,贾东旭就瘦脱了形,颧骨凸起,眼窝深陷,没了精气神,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多半活不久了。

再一想自己的8级钳工工资,以及截留何大清每月给傻柱兄妹寄的生活费,每月一百多块,养个小寡妇绰绰有余。

然后,一个釜底抽薪计在易中海心中闪过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