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东城区房管局!”

“东城区七条胡同46号!”

“这三间平房,才340块钱?”张和平将这张油墨还很新鲜的【房地产卖契】还给了许富贵,有些惊讶这时的房价便宜。

这三间联排小平房,约莫50平的样子,没有院子,门外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小巷。

“别看房价便宜,这可是我爸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么合适的独家房子。”许大茂一脸得意的夹了一片香肠进嘴,“这里安静,带什么东西回来,都不怕被人惦记。”

“大茂叔……”

“叫哥!”许大茂拍了拍张和平的小肩膀,笑道:“这次要不是有你提醒,我估计,最多只能让傻柱赔30块钱。”

阎埠贵震惊!

许家这次能讹这么多钱,竟有张和平的参与?

许富贵端起酒杯,赶紧跟旁边的阎埠贵说道:“老阎,来走一个!我们最近在这边避避风头,后院我家那房子,麻烦你帮我看着点,有事蹬自行车过来说一声!”

“你们这不是有房了吗?”阎埠贵喝了一口酒,不解问道:“怎么还要那边房子?”

“嘿嘿!”许富贵笑,一旁的许大茂也跟着笑,似乎有什么开心事。

许富贵看了一眼傻盯着张和平看的二闺女许玲,凑近阎埠贵耳边,小声说道:“等大茂顺利结婚后,他们小两口可能要回院里住。”

“这是……”阎埠贵也小声说道:“怕人搞破坏?”

“大茂哥!”

张和平拉着许大茂,小声问了一下当前的买房政策,得知目前只有私房能交易。

不过,私房还是有不少的,只是大部分是像傻柱家那种正房,藏在在四合院中,周围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

酒过三巡,张和平推着自行车,带着有些喝上头的阎埠贵离开,拒绝了许大茂还回来的5斤棒子面和5斤面粉,以及装饭盒里的剩菜。

瞧不起谁呢!

走了二十多分钟,张和平将阎埠贵顺利送回阎家后,就若有所思的朝家走去。

刚才被许家的房子一刺激,他也生起了买房的想法。

但他家里刚初步解决伙食问题,还有衣服问题和两个耳房里的被褥问题亟待解决,买房目标只能先想想。

“弟弟,你可算回来了!”二姐张盼娣跑出来,拉着张和平小声说道:“黄叔十二点半就来了,都等你一个半小时了。”

……

十多分钟后,张和平被黄学民载到了玄武医院,来到闹哄哄的601病房。

庄大爷的嘴又歪了,脸颊还不时抽搐,这是黄学民找张和平过来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黄学民隐晦的表示,庄老正在上升关键期,不能在病床上久待。

看黄学民那急迫的样子,就像是自己要错失晋升机会一般。

张和平查探了一下庄大爷的病情,毫不客气的指出了早上那位老中医的针灸问题,有几针下偏了、深了,导致局部经脉郁结,脉络不通。

这话惹得病房中一个中年医生不快,说他师父是国手,不可能出错!

然而,庄大爷在张和平的推拿、揉捏下,面部症状得到快速缓解,直接让那个中年医生哑然,其他医生也是惊讶不已。

其实,针灸出错是很正常的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张和平那样能感知到经脉、穴位存在的,靠的都是多年积累的行医经验,下针出错了,或是没有效果,重新调整一下即可。

当然,一些高危穴位错不得!

张和平觉得黄学民在杨奶奶面前的表现太过单纯,决定帮他一把,在杨奶奶面前提出拿他试试针灸。

然后,张和平就把勇于献身的黄叔,整成了半瘫脸,在杨奶奶面前上演了一场苦肉戏。

相信以后再多来几次,就能让杨奶奶感激黄学民的奉献精神了。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陆续有人找上张家……

第五天,3月3日,星期六!

黄学民一大早就到了601病房,帮着把张兵抬上骡马板车,跟着来到了四合院。

这位黄叔最近应该是悟了,非常配合张和平的苦肉戏,这几天经常被张和平扎得腿脚不利索,或者时不时抽搐一下的后遗症。

而今天,他来张家,不是为了庄大爷的事,而是为了最近几天找上张家的人。

这不,张兵被抬回家时,前院东厢房门外已经坐了三十几个人。

“各位长辈亲朋都看到了,我爸现在成这样了,不能说话,不能动!”

张和平看到父亲张兵被穿好棉外套,被抬到门边一张椅子上,并用绳子固定坐好后,他才转身坐到一张四方桌前,看向院里坐着的一众男女老少,继续说道:

“今天,我黄叔做个见证!我们张家的事,我张和平一力承担!”

一个矮黑瘦的中年女人,拉着两个半大少年忽的走到四方桌前,大声问道:“你妈哪去了?让她出来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