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和平用隐晦的话语,嘲讽了在座的人,以及四合院里其他看热闹的人。

今天在座的人,分属10个家庭,有8家收过马秀珍送的鱼,然后就没了下文……直到今天才出现!

“先处理欠账!”张和平拿起笔,在本子上写下“1”字,“从前面的李叔那里开始,一个一个来。”

“姓名?地址?借了你家什么?需要全部还?还是先还一部分?”

……

“田凤,家住东八条胡同44号,借了我男人的命,全部还!”

啪!

“二姐!”张和平把笔往桌上一拍,愤怒站起来,瞪红双眼大声吼道:“把刀拿过来!”

张盼娣那个莽子,竟然真的跑去拿了菜刀跑过来,幸好黄学民跑过拦住了。

但张和平的架势摆了,狠话还得撂出去,“我爸张兵就在那里!你杀了他,命还给你!”

“然后,你告诉我,他的右腿,我们该找谁要!”

演技:熟练(5%).

黄学民正色道:“田凤,你家古强怎么死的,你自己清楚,国家已经给了你们荣誉和抚恤。张排长帮助你们,那是他对战友的情谊,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张排长欠你家的了?”

“是张瘸子自己说的!他欠我爸一条命!”田凤的大儿子开口后,张和平脸色阴沉地坐下了。

他要的“话”,等到了!

“田凤,你怎么教你儿子的?”左边有老张的战友起身,怒道:“老子要是手还在,非帮古强抽他儿子两巴掌。”

“吗嘚!背我过去,我来抽这个王八羔子!”

……

左边一脸怒色的4个老战友都有残疾,缺手缺腿的,都有家属陪着过来。

在黄学民的调解下,田凤母子被右边坐的几个家属拉了过去。

张和平拿起刚记录的账本,去跟身后的张兵看了一下,待他眨眼确认无误后,张和平才又坐回四方桌。

“我爸还欠四位叔伯186斤棒子面、32斤面粉,票证若干,就按照本子上记录的,我家会在这个月先还一部分粮食。到时候,我们亲自送到四位叔伯家里去,再约定下个月还多少。”

张和平说完左边4个老战友的欠账,便看向了右边的二十多个家属,这边都是已故战友的家属。

“你们也听到了、看到了,我爸为了帮你们,欠了这么多粮食。现在,有没有谁愿意把之前从我家借走的粮食,还一点给我家的,到我这里来登个记。”

“那是你爸送我们的,凭什么让我们还?”

“当初说好不用还的,现在又来要回去,还要不要脸?”

“马秀珍哪去了?我听说她上班了,你们姐弟的户口是不是迁进城里来了?”

“就是,你们那么多口供应粮,接济一下我们,怎么了?”

……

张和平冷眼看着右边这群人,他们连马秀珍上班的事都知道了,肯定早就知道老张受伤的事。

他们之前不来医院看张兵,也就算了。

可现在……

有一对母子走到四方桌前,跟张和平小声说了几句,承诺以后家里粮食宽松了就还,并由张和平登记了战友姓名和欠账明细,由小孩签字,然后急着去打临工了。

接着又有三、五个一起的家属过来签字走人,陆续登记了4个已故战友姓名和欠账明细后,右边的人一下子少了大半。

只剩7个人了,分属两家,恰好是马秀珍没送过鱼的两家,田家3个和余家4个。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你们两家既然不承认我爸借了粮食给你们,那就请回吧!以后别说我们认识。”张和平收起记账的本子,起身准备回屋。

“站住,你妈在哪?我们是来找她的,不是来听你个小兔崽子胡咧咧的!”田凤又跳了出来。

“找我妈干什么?”张和平冷笑,朝张兵一指,“我爸就在这,有什么事跟他说。”

“马秀珍回来了!”

二门口看热闹的秦淮茹不嫌事大,指着大门方向激动一喊,被张和平深深的看了一眼。

张和平回屋坐炕上看书挂机去了,没管母亲马秀珍和奶奶是否被围。

先不说对面阎埠贵一家在看热闹,就左边那4个老战友和他们家属还没走呢!

再加一个黄学民调解,闹不了多大事。

张和平之所以把他们全聚在今天上午,主要是今天发工资,他要巩固自己的财政大权。

这不,母亲马秀珍回来了,从两边棉衣兜里掏出两个裹了钱票的手帕小包,放在张和平身边后,她就出门去了。

外面太吵,为免分心浪费时间,张和平拿起小人书,挂机太极拳、太祖长拳。

二十多分钟后,当张和平将两个拳法技能分别升到精通级时,马秀珍一脸为难地走了进来。

只见马秀珍来到炕边,迟疑说道:“小三,你爸的意思是,给田家、余家各拿5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